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罗森新作《碎星物语》上架!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1367|回復: 11

穿越锁情咒(暂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11 16:06: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雪落蓝关 於 2019-7-12 00:06 編輯

我的本意其实是写一篇短文以改写原作令我心痛的结局。

但是越写越长,原本计划的三万字已经水涨船高到四万字,而我预设的剧情还有一大半没走…

因为种种原因,实在没法抽出时间来写文了。

只好暂时将这个故事放下,也许未来某一天我会再抽出时间将我脑海里的东西真正补完。

非常抱歉,没法短期内写完我心中的锁情咒的结局了~

那么,就以第一次和小蓓一起登山作为告别吧~

————————————————————————————————————————————————
我穿越过来才两个星期不到,却经历了过去二十年都没有体会过的事。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脑海中飞快的过了一遍我目前的处境。

后宫暴乱,困境重重。未来又仍然模糊不清,而小秋也因为我而丢了工作,在学校我肯定是混不下去了。

晓涵和金琳不肯归顺,于老师丢了工作放下面子和阿紫一起搬进来。

于老师和我的事在学校已经是人尽皆知,我有三个女友的事也广为流传。

想来,我就算厚着脸皮回去,也不过是混一张毕业证。一张破三本文凭,出来能干嘛?给人管仓库吗?

我重重的把一直憋在心里的气吐了出来,同时开始竭力回忆后世时我对千禧年初的印象。

03年,非典?那个时候马云似乎还不算出名,至于马化腾的QQ,我前两天打开了一下简陋的界面简直难以入眼。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今天问了阿紫,能不能借我点钱,她爽快的说她有二十来万私房钱,要是很缺可以找她爸妈在要点,七凑八凑可能可以给我弄到五十万上下。我一开始打算用这五十万去找阿里或者腾讯入股,然后未来的日子就等着收钱。

可是我打了个电话给腾讯,他们财务方面只是礼貌的表示他们已经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融资,如果有意向投资可以等上市以后申购股票。至于阿里巴巴那边就更加无语了,我打了六七次电话都是忙线。

唉,我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网页信息,有点发愁。

五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想靠这五十万吃喝不愁是没问题的,可是想带着一家子出国,那就只能说是杯水车薪,这杯子里还是刚吐出的几滴口水。

操!

没事,2002年才开始了一个月。

我还有机会。




我连着好几个晚上睡不着,焦虑和不安紧紧地攥着我,我只能等她们睡着了,再偷偷起来打开电脑,一遍又一遍的刷着雅虎。

我想要钱。

很多很多的钱。

唉,我轻声叹了一口气。又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我不想吵醒她们,白天她们已经够累了,没必要让她们陪着我继续熬夜想这些。

这些本来就是男人该想该做的。

我晃了晃脑袋,把那些关于搞钱的复杂问题先暂时抛到一边。开始了解哪里有地方可以让我把这几个小妖精都娶回家。

虽然早就听说中东那边的国家可以取好几个,但仔细了解了才发现原来人家伊斯兰教义也不过允许娶四个。

对此我只能苦笑三声,妈的,自己种马到这种地步么?连人家一夫多妻的国家都装不下我…

不过想到昨晚的盘肠大战,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不禁又有点欲火上升。

操,娶多几个老婆确实是挺爽的。尤其是一个个都白白嫩嫩,汁水甘美的。牡丹花下死,做鬼我也心甘情愿。

我又继续去找哪些国家可以娶妻不设上限,结果出来一水的非洲兄弟。

我的嘴角微微上翘,非洲兄弟还是好啊,又可以一夫多妻,又承认双重国籍,特别是国籍居然明码标价55万。

看着看着我的心里就火热起来。之前虚无不定的未来似乎一下就变成了一个简单而明确地数字,440万。

第二天起床我出门买了一大叠杂志,什么中国经济报,中国观察周刊,金融第一线…反正摞起来能从地上摞到枕头边。

托阿紫的福,家里的几个都不需要再去饭馆兼职赚钱,小蓓也有更多时间放在学习上。

阿紫和星语的感情似乎日渐升温,常常看着她俩拖着手出门逛街。

于老师一直放不下面子待在家里,就在外头开了个补习班,专门给高考学生补习,顺便也接点大学生的期末论文作业。

至于楠楠,她最近正迷《仙剑2》呢,只要我离开电脑她就扑上去接班,小蓓说了她几次少玩电脑,她也克制不住,天天对着李忆如流口水。

我偷偷问过阿紫,整天花她的钱实在是不好吧。而她只是笑笑说「以前我找不到一个愿意想我念我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家,家里每个人都那么爱我,我为这个家花点钱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我实在有点汗颜,毕竟自己最近天天满脑子想着以后该怎么办,都没有实实在在的搂着她说些体己话。

晚上恰好是小蓓和阿紫陪着我睡觉,睡前我们照旧聊着以后聊着过去,忽然阿紫提议都搬到她之前住的房子里去,因为…昨天晚上于老师差点滚下床去了。

我考虑了一下,小双人床让大家挤在一起确实不方便,大家都睡得不怎么样,小蓓也觉得可以,我就打算计划着过几天都搬过去,然后让阿紫和小蓓去订一个大床,最好能把我们全都装下去。

听了我的话阿紫和小蓓都捂着嘴偷笑,我才忽然反应过来,六个人睡得大床就是定制出来了,也塞不进门啊…

我脸上发烧强撑着说「以后有钱了,我专门买一套别墅,留个大厅子专门摆大床。咱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上面睡」

阿紫笑着依偎在我手臂上,宠溺又期待的说「我们就等着你有钱那天咯」


接下来的三天我一直在翻那一大堆的经济杂志。连搬家的时候也只是负责拆了一下电脑,剩下的事全都交给我的宝贝们来负责,我就一个劲的思考着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我把那一大摞书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二十个主题工工整整地抄在了笔记本上,不停地对比着哪些是入行门槛低的,哪些是自己有能力做的。

最终我挑了三个行当,第一个是搞建材装修,第二个是卖电脑,第三个是去股市。

但是我已经不太清楚股市的变化是如何了,想要短线操作实在太困难了。

剩下的就是建材装修和卖电脑了。说实在的,现在卖电脑并不是太容易,因为渠道实在是太少了,一般只有大城市才有人买电脑,但是架不住利润高。一台进货价4千的电脑一般要卖到六千左右,黑心的七千八千也敢报。

我考虑了很久,也没得到一个确定的结论,但是有一个念头牢牢的在我脑海里生了根。

离开这里,去S城,那个南方的海边渔村。

虽然这里已经不是什么小地方,但毕竟比不上改革开放最前沿的阵地。




在第二天大家一块吃早餐的时候,我说了这件事,紧接着三个声音同时制止了我

「不行!」

「你别冲动!」

「不要!」

于钿秋深吸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你现在去深圳做生意,那你的学业怎么办?你的文凭不要了?」她顿了顿,有些无奈的说「我现在已经不是老师了,没法帮你弄到保研的名额了,但是你要相信我,在我的辅导下你肯定可以考上研究生的。以后考上了研究生,就好一些了。」

阿紫接过话头继续说「我知道你想早点赚钱好养活我们,可我说了我现在不缺钱,我也很乐意为我们这个家花钱。你听于老师,好好学习,考上了研究生再想以后怎么养我们好不好?」

「我…」我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是刚吐出一个字就被张星语打断了。

她飞快的说「你要是去南方,我就跟着去。我跟着一块去照顾你,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况且你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有个什么事,我得照顾好你。」

我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几个小妞,我就说了一句我打算去南方,就惹来了一火车的反对意见…

我 看着她们脸上写满了拒绝反对的神色,微微叹了口气,慢慢的说「我知道考上研究生以后工作就会轻松一些。」看到她们几个不由自主的开始点头,我赶紧说「可是你们想过以后要怎么办么?」我开始给她们算账了「咱们几个光出国就至少得一百万吧,以后要结婚得买非洲的国籍,一个国籍五十五万,加起来小五百万了吧,到外边咱们得买个房子自己住吧,得买车自己开吧,得吃得喝吧,这加起来我算个一千万不过分吧。」

我顺带问了一句「小秋,你当老师的时候一个月多少工资?」

她迟疑了一会,慢慢的说「五千多吧」

我不由得笑了「你们算算,咱们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结婚呢?等咱们七老八十了,才去拍婚纱照么?」我认真的说「时间可不多呢,我得抓紧点,我定的十年目标,可就算是这样,那个时候小秋也要四十多奔五十了,我只想尽快能让我们一家安安稳稳的过上好日子。」

在一旁沉思了许久的小蓓终于开口道「出去闯荡,也不是什么坏事。况且,难得阿涛真心实意的想要为我们这个家奋斗…」她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其余几个,然后颔首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支持一下他。况且,实在不行,我们几个读好书也能回去养他不是么?」

星语一下就瞪大了眼睛叫道「蓓姐你放心阿涛一个人去那么远?山高皇帝远的要是又招惹小姑娘怎么办?」

小蓓轻笑一声,用温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说「我相信你,你说是吗?」

我凑上前轻吻了一口她,笑着说「你们忘了啊,我都结扎了,还招惹什么小姑娘。况且我也答应你们了呀,绝不会再有新的了。」

最后谈了半天,终于我拍板了,一个月后我先行南下,星语退了助学贷款以后跟着我一起去帮忙,顺便照顾我。

接着我又趁机公布了另一个消息,过两个星期我要和小蓓回去老家一趟。

虽然她们有些奇怪,不过反正小蓓是大一的新生,期末考试更早一些,大家也就没怎么过问。

至于我,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跑去教务处退学了。哦,为了假装家长的签字,我还去人力市场花两百块招了个中年妇女装我妈。

我刚从教务处出来,就碰上了神色复杂的金琳,她看着我手里那一张薄薄的退学申请书,轻声叹道「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改变我的想法,但我祝你成功吧。」接着她勉强的笑了笑,说「以后我还有机会吗?」

我神色不变,礼貌的微笑道「有机会,只是,你得好好哄哄我们家的几个大小姐。」

她白了我一眼道「少来,你现在不是已经把家里弄得服服帖帖了么?」接着她抬手轻轻摸了摸我的衣领,有些惋惜又有些欣慰的说「你要是早点醒悟就好了。不过,现在也还不晚。」

突然她踮起脚狠狠地吻住了我的唇,灵巧的舌尖带着一丝丝的甜味钻进我的嘴里,我立刻搂着她热烈的回应,紧紧吮住她的小舌不让她退缩。

深深地湿吻几乎让她窒息了,过了好一会她才红着脸放开我,小声道「教导处门口呢,你不待学校了我还要待。」

我坏笑着说「那…咱们就此别过了?」

她闻言又抱着我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在我耳边悄声说道「我等着你让我心甘情愿加入你后宫的那一天,我的男人。」说完就扭头转身蹦蹦跳跳的跑了,像一个要到了糖的小女孩。

看着她逐渐跑远,我冲她叫了一声「那是我家!」

她好像回头笑了笑,随即消失在转角处。





「特快,两张」

「您好,收您一百一十元」

在考完期末的当天下午,我们就搭上了回去的火车。因为不是客运高峰期的缘故,整节车厢就只有我和小蓓两个人,一路上小蓓偎在我怀里,像少女小说里描写的那样伏在我大腿上,听我慢慢讲自己曾经与彤彤的故事。

当我讲到自己和彤彤一同出游遇到老和尚时,她紧张地问是不是老和尚要把彤彤带走,后来得知锁情咒会让中咒的女孩子更容易出意外时,她反而很平静,笑着跟我说她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也会帮我看好家里的小妞们。

列车空荡荡的,唯有轻微的摇晃,完全不像以往那样拥挤。小蓓用下巴轻轻在我裤裆那里蹭了蹭,坏笑着问我想不想在这里来一发。

我摇摇头,手指轻轻在她背上抚摸着,问她不想听了吗。

她小声说想,接着又隔着衣服用指尖轻轻剐蹭我的乳头,轻声说「我看你眼睛里都是心痛,看的我也心痛」然后顿了顿,把脸贴在我肚子上,羞怯的说「你操我一顿,说不定就开心了。反正,一开始你不就这么对我的么。」

我的心里一痛,却不是因为彤彤,而是想到了当初我和小蓓的第一次。

本来我只是想回去家属房里翻翻看能不能找到以前的那本符咒,忽然之间我的心里又冒出了另一个念头,带小蓓走一遍当初我和彤彤走过的路。

让我,做一次她梦里的白马王子吧。





放下行李,掏出钥匙,推开几个月没回来的家门。

一切都还是我去学校时候的样子,只是家里的地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小姨当然也是不会来,毕竟她女儿也高中了,正是抓的最紧的时候。爸妈没到过年,更加不会回来。

这一切我都懂,可面对空落落的屋子,还是有些酸楚。

小蓓好像察觉到了我的不开心,她拉拉我的衣袖,轻声说「回去吧,在门口待着干嘛」

「嗯」我沉闷的答了一句,拎起行李进门。

小蓓到阳台外拿了拖把和桶,准备做一次大扫除。

我摆了摆手,道「别麻烦了,我们就住一晚,把床上报纸撤了就行了」

小蓓乖乖的撤掉遮尘的报纸,又拍打了一番床褥枕头,然后像古时候乖巧的小媳妇一样,为自己夫君铺床叠被。

我的心里有些不好受。其实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这身体上的记忆,看着这熟悉而陌生的房间,我的心里始终徘徊不去的,是寂寞和恐惧。

我仰面躺在床上,浑身汗酸味。小蓓却毫不在意的脱下我的裤子,轻轻用舌尖舔着腥臭的肉棒。

「别舔了,上来让我抱着你」小蓓的口技相当厉害,可我一点欲望也没有。

我从背后抱紧小蓓,小蓓在我怀里蜷曲着身体,我紧紧贴着她,我们像两只沸水中的虾。

她感觉到了我心里莫可名状的悲伤,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唯有紧握着我的手,轻轻吮吸着我的拇指尖。

「小蓓,对不起。」我忽然想起了她是怎么在这张床上被我欺瞒着强要了身子,又是多少次她用干涩的小穴奋力套弄出了我肮脏的精液。

我能怎么办呢?我只有道歉。

为我过去的鲁莽与粗暴道歉,为我内心的悔恨与心痛道歉。

我知道她爱着我,我也知道她绝不会真正在心里记恨我。

可我做的事,终究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曾将她割的遍体鳞伤。

多少人曾倚恃着对方的宠爱,亲手将美好的爱情毁于一旦。

「小蓓,我喜欢你。」我的声音里是藏不住的难过。我忍不住让眼泪划过我的鼻梁,顺着我的眼角,滴在小蓓的肩膀上。

小蓓没有说什么,她抓着我的手臂,轻轻将头枕在我手上,轻声说「我在六年级时,就梦想着有一天能枕在自己心爱的人怀里,听他给我讲故事。」

她用脸颊蹭了蹭我的手,撒娇道「你愿意给我讲故事吗?」

我吸了吸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说「愿意。你想听啥,我给你讲。」

她沉默了一会,有点紧张的问「我想听你和彤彤去玩的故事。」

「我…」我好像卡了一根鱼刺在喉咙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小蓓善解人意的用指尖轻轻刮了刮我手臂内侧,柔声道「没事,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们讲一个童话吧。」

我和她紧紧的贴在一起,她说话时身上绷紧的肌肉和微微颤抖的尾音,无不向我诉说着她的紧张与在意。

「太久了,我得好好想想」我歉意的说,然后回忆了一番从前,一点点说着我出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次离家。

我沉思一会,缓缓开口。小蓓却忽然转过来,伏下去含着我的阳物她的宝贝,开始温柔的舔弄起来。

「别,我没洗澡,脏呢」我轻轻揉着她的秀发,想分开她。

她却固执的要给我口,她说「你说她的故事,我听着,嘴里含着,想着你现在是属于我的,我心里就甜」

「以后我也是属于你的」一句温柔简单的话,换来她更专注的服侍。

下体的快感清楚的冲刷着记忆,过去的点点滴滴混杂着兴奋的喘息。我说着自己是怎么和彤彤去隔壁县城逛街,说自己累瘫在床上,却因为她的一句话而下体充血起身再战。

当我说着自己和彤彤在旅馆是如何做爱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身下的小嘴传来更强的吮吸,像是在争抢着什么。当我说着那次我从背后搂着彤彤缓缓抽插到猛烈射精时,我听到了小蓓越发急促的呼吸,我知道她的手已经忍不住开始用力揉搓自己的乳肉,她的小穴已经渐渐潮湿。

很多女孩子会在春情流露时不自觉的玩弄着自己的花瓣蜜豆,甚至有的会情不自禁的抠挖那敏感的淫裂。可小蓓不一样,她只是用力的,缓慢的抓住自己的乳房,像是要把它们塞进身体里一样,她的嘴里还含着我的鸡巴,鼻腔里短促的喘息声宣告着她的急切渴望。

我柔声问她,要不要现在开始做。

她呜呜的拒绝了,继续粗暴的玩弄自己的茭白肉体,嘴里的动作却越发轻柔,仿佛对待世上无二的珍宝,几乎是带着胆怯颤抖在舔弄我的龟头,滑嫩细腻的舌尖游移在我敏感的马眼上,她勉强张口,却是催促我继续说,而她的小嘴一刻也不愿放开。

我继续享受着她口舌的侍奉,缓缓叙说着那一夜我侧身和彤彤做爱,「她没有什么高亢的尖叫,只是像你一样急促的喘息,一样脚尖绷紧。」黑暗里我忽然感觉到小蓓的乳头划过我的大腿,小小的乳头硬的像晒干的黄豆。

「后来我射了,满满的浓精全都射在她的小穴里。她绷紧的身子像是一滩水一样放松下来」身下小蓓舔弄的忽然激烈起来,我无力抗拒她给我的强烈快感,脉动着将精液灌进她的小嘴里。

忽然她不动了,原本缓慢揉搓的手也停了下来,浑身都像松开的弹簧。她用手搭在我的腿上,嘴里还是恋恋不舍的吮着我的阳物,直到最后一滴残精也被她咽下。她才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松口爬上来用大腿夹着我的腿。

「高潮了?」我微笑着问她。

小蓓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有些迷惘的说「其实你不是不会爱人,不是吗?」她用湿淋淋的蜜贝在我大腿上轻轻蹭了蹭,小声继续道 「我只是微微的代入了一下彤彤,我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甚至没有碰下面,就难以自制的陷入到高潮的狂喜中」

「阿涛,你那么爱她,为什么还会对我们下手呢?」她有些不解,又有些庆幸。

我诚实的说「因为我是个混蛋,一个寂寞的混蛋。」

「以前我总是很傻,想着如果自己得不到你的爱,那别人也别想得到」她叹了口气,幽幽的说,「可我没想过,让自己更爱你,让自己像彤彤一样占满你的心」

「以前我很怕和你做爱,我觉得那很疼。可你喜欢,我就勉强着自己喜欢。我第一次高潮,是和楠楠。她没有想和我做什么,她只是一直摸我,亲我,像妈妈对孩子一样,毫无嫌弃的吻遍我的身体」她的声音很淡,却让我忍不住将她抱紧。「我学会了很多姿势,学着怎么更快的让你射出来,学着怎么用屁眼讨好你,怎么让我的逼盛满你的精液。可我没有关心过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阿涛,对不起」

我紧紧抱着她,像是迷途的孩子忽然找到了妈妈。「不要说对不起,要说也是我说。」我的声音又干又涩,还搀合着压不下的颤抖。

小蓓将眼泪擦在我的肩膀上,小声说「以后还能跟我讲吗?」

「嗯,以后你想听,我还给你讲。」我吻了吻她的耳垂,小声说。

「我好喜欢那种感觉,你粗大的鸡巴霸道的占有着我,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耳边是你温柔的声音,只要闭上眼,我闻到的全是你的气味。舔着的,全是你身上的味道。」她有些羞涩,却坚定的叙说着「我的穴很空虚,可是光想着你,它就一阵阵抽搐着流水。」

她忽然抬头凄然一笑「我是不是很淫荡,一点也不像故事里纯洁的女主角」

我温柔的分开她的腿,将重新硬挺的阳根直直贯穿进去,柔声道「不,你是我们故事里独一无二的女主角」

那天晚上我们也不知道做了多久,我只知道最后我们是在我爸妈床上睡得,因为小蓓的淫水和我的精液打湿了整张床。


我翻了许久,总算在厚厚的书堆里找到曾经启蒙的西村寿行,那本厚厚的合集里藏着同样凶狠但令人血脉卉张的宝物,那本咒术书。

几年过去,书页也只是略微的变黄了一点,内容还是依旧清晰可见。我小心的把它用保鲜袋包好,然后塞进了书包里。

这个交给金琳,说不定她能弄出点什么。

一回头,小蓓正站在门口,凌乱的发丝飘荡着,露出她困倦的表情。

身上只套了一件我的白T恤,偏大了一点,下体微曲的毛发若隐若现。她好白呀,光洁滑腻的大腿像一块美玉,散发着惑人的美。

我感觉自己的下体正在膨胀,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道「还困吗,要不要再睡会?」

她揉着眼睛,撒娇的说「人家要和你一起睡嘛」

我霍然起身,在她的惊叫声中将她拦腰抱起,原本宁静的早晨又晕散开了淫声浪语。

等到我们都满足的瘫软在床上时,已经时近中午了。

「阿涛我去给你做饭吧」被滋润过的女孩眉目含春,强撑着酥软无力的手起身。

我一把拉住她,迫使她躺倒在我怀里,柔声道「待会我们出去玩,今天就在外面吃吧。」

「嗯,好」由内而外被彻底征服的女子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当天下午我们草草在路边吃过饭,就踏上了去往隔壁县城的大巴。

大巴车摇摇晃晃的,迷迷糊糊里我闪过一个念头,原来大脑才是女人最大的性器官,一贯冷感的小蓓居然仅仅是让我口爆就到达了高潮。

三线小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成不变。

尽管我已经三年没来过了,但是周围的一切居然一点没有变化。

曾经住过的小旅馆,吃过的早点摊,一起K歌的练歌房。全都还在,没有一丝改变,仿佛时光从未来过这个小城。

只是身边却换了人选。

我和小蓓一起去了练歌房,她开心的抓着麦克风,一首一首的切换着,全是那些言情电视剧的主题曲。我没什么兴趣,自然也不曾听过,就坐在一旁看着兴奋的她不时回头冲我笑。

「这是我第一次去KTV唱歌」她满足的笑着说「还是和你一起,真好」

原来,她是个这么容易满足的女孩子,我却一直不知道。

我真蠢。

还没放假,小城里的人还是稀稀拉拉的,忙于生计的成年人没有心情在工作日的下午去爬山,而老头老太太们则更倾向于在门口搬着板凳唠嗑。

我又一次来到了这个凉亭,这个我一生也不会忘记的凉亭。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凉亭呀」小蓓绕着看了几圈,一脸嫌弃的说「也没多漂亮嘛,这些混蛋垃圾就到处乱丢。」

我的心思飘得有点远,目光呆呆的顺着上来的山道,一如当年一边挺腰一边望着山下有无上来的人。

见我不说话,小蓓噘着嘴拉着我的手摇晃着说「好啦,我知道你想她,可是你就不想我吗?我可是就在面前哦」接着忽然粉脸泛红的说「况且,况且她能做的,我也能。」

我回过神,轻轻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手上传来令我颇为吃惊的感觉,「小蓓你是…没穿吗?」这个小妞,穿着裙子还敢真空出门,我不由得微微激动起来。

「哼,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大色狼」她可爱的皱了皱琼鼻,接着转身屁股微微翘起,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道,「怎么样?我不比她差吧?」说着还轻轻摇晃臀部,激起我心头的浴火。

下体早已膨胀到发硬,我大步上前,伸手在她穴口轻轻抚摸,粘稠温暖的爱液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渗出。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我用膨胀的阳物轻轻在她花瓣上慢慢的摩擦,轻声问道。

「抱我」她迫不及待的拉着我的手,放在她已经充血发硬的乳粒上,又滑又弹的乳肉和小小发硬的乳头在我的手掌中被揉捏变形,每一次我用掌心碾过她的乳头,她就从鼻子里像小猫一样呻吟一声。「自从…自从那次在家里和你一直说话到天亮,我…我就总是忍不住想要…想要你干我…」

「前天晚上你给我讲故事的时候…我都快哭了…我那个时候好舒服啊,一边…一边用力的捏着自己,一边含着你的鸡巴…我就高潮了」她面色潮红,小声说「我是不是要变成一个不要脸的贱婊子了?」

我轻轻将龟头插进她的阴道里,不太深,就这么浅浅的在门口磨蹭着。用力揉捏着掌中的雪腻,在小蓓耳后轻声道「没错。你就是我的贱婊子,你愿意吗?以后一辈子都给我操,让我把你操死操疯。」

她下体忽然抽紧,接着一阵淫水涌出,竟然就这么小小的泄了一次。小蓓扭过头,狠狠吻在我的唇上,舌尖和我交缠着。吻了好一会,她才松口,努力扭头神色迷离的说「我…我愿意」然后她踮起脚尖,抬起美臀狠命往后一套,硕大粗长的阳物一下尽根而没,她美的一声哀鸣。而我也很配合的在她蜜穴深处轻轻碾磨几下。

「哈啊…好舒服…阿涛…干我好不好…用力的干我,让我当你的母狗好不好主人」

她绝对看了我珍藏的那几部日本性虐片,我心里划过这个念头,熊熊燃烧的浴火随即淹没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挺腰的速度不快,但每一下都是大开大合一插到底。「主人…主人…」小蓓发现自己体内的阳根变得更大,她一声一声的唤我主人,唤来我一下又一下的冲撞着她柔嫩的花心。

「啊…主人…啊…人家要到了…」她娇声尖叫着,空旷的山上全是她淫荡的叫声。我不急不缓,仍旧是按照原来的节奏,一边抽插一边大声问她「你要叫自己什么?」

「什么?」沉迷性欲的她眼里闪过一丝迷惑,随即又被下体那醉人的快感淹没。

我用力一拍她的臀瓣,微微加重了语气「你是主人的什么?」

身上吃疼,让她微一皱眉,但随即那股火辣辣的感觉又在她身上升起了别样的快感,她喘息着娇吟道「是…是母狗…余蓓是主人的母狗」

我听了异常兴奋,不由加快了速度,膨大的前冠狠命刨着她内里敏感紧缩的嫩肉,惹得她一声哀鸣浑身颤抖着泄了身子。

「阿涛,你…你和她在这里做过爱…我…我也和你在这里做过爱了是吗?」

我的鸡巴还毫无射精的欲望,我伸手握着她的嫩乳,狠狠地用阳物贯穿着她已经酸软的蜜穴,温柔的贴在她耳边说「是,而且是和我独一无二的小母狗一起做爱。我好喜欢呢」

我依旧不断地干着她的嫩穴,层层叠叠的快感几乎让她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她有些迷惑的迟疑着说「我…是独一无二的吗?」

「嗯,当然,她已经离开了。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小母狗,主人最喜欢小母狗了。」

她的美眸流转,媚的像是要滴下水来。「对,我就是…就是主人的小母狗…小母狗…也最喜欢主人你了…最喜欢给主人操了。」

话音未落,她又绷紧脚尖飞了一次。

「哈啊…啊…不行了不行了…腿…腿软的站不住了」她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娇媚的向我告饶。

我坏坏的在她里面猛地挺动几下,得意的问「那我这硬邦邦的怎么办呀?总不能让我就这么下山吧」

她强撑着快感说「不行了,我真不行了,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她又看了看周围,乞怜的说「主人我们到亭子里去好不好」

可我才不会舍得从她那高潮后不断收缩的蜜穴里拔出来呢,我们就这么下体连接着一步一步艰难的挪到凉亭的石凳上。

「主人,小母狗下面不行了,求主人用小母狗后面好不好?」小蓓有些沉溺在这种自我作践的快感中,无师自通的掌握了哄我开心的语气和说话方式。

阳物从她穴里拔出来就像满溢的红酒瓶拔掉了木塞子,带出一大滩晶莹清亮的淫液。她竭力放松着后庭,而我就着前面滑腻温暖的爱液,一点点的顺着她的屁眼往里挺进。

我不敢太用力,毕竟我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用过她后面了。谁知她反倒娇喘着催促起我来了「主人全都进来嘛,主人粗暴点没关系的」

多日不用的小菊花越发的收紧起来,像一圈圈的小手从四面八方将鸡巴紧紧握住。

「嗯…嗯…啊…哈啊…哈啊」

随着我动作渐渐加快,小蓓的呻吟也变得婉转起来。她努力挺直上半身,扭过头来伸着舌头,想要我的吻,我毫不吝啬的吻住她,用力奸淫着她的屁眼。「呜呜…嗯」,她忽然瞪大了眼睛感受到我左手横过来紧紧搂住她,右手中指则不怀好意的插进了她仍旧敏感的穴里。

前后夹击,身体又被我控制着无处可逃,连唇瓣舌尖都完全沦陷在我手里。错乱迷醉的快感狂暴的在她身体里流窜。我开始加快挺腰的速度,手指也熟练地按着她的G点开始前后按摩。

我松开她的唇,贴在她耳边柔声说「我快要射了,让我射在你屁眼里好不好?」

「你…你射吧」她喘着气说。

「那你求我。」

她羞耻的开口乞求道「求…求主人把…精液…射进…射进母狗屁眼里」喜悦和羞耻交杂的快感让她的屁眼越发收紧,夹得我快感更甚。

「要来了」我喘着粗气说了一句,接着又吻住她的唇。

我感受着她越发紧绷的身体和自己下体渐渐积累到巅峰的快感,前后动作像疯了一样加速,用力的抽插着屁眼,快速的按摩着G点。

「嗯嗯!嗯!」她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紧张的恐惧,拼命地扭腰想要挣脱。可她高潮后敏感瘫软的身体又怎么可能真的挣脱呢。

「啊…啊…啊啊要尿了!要尿了啊!」

「射了!」

我及时抽出右手,紧紧抱住她无力的身躯。

她尖叫着哭泣着,一道清亮澄澈的水柱从下体喷发出来,在渐渐落下的阳光里挥洒出一片羞耻又幸福的轨迹。



冬日微寒的太阳下,她的影子仿佛一只被俘虏的天鹅,曲长脖颈反身与我忘情的亲吻着。夕阳橘红色的光映在我们身上拉长的影子像两条交媾的蛇,紧紧缠绕着对方不肯放开。

也许我们本就是两条冰冷的蛇,互相依偎交缠着贴紧彼此,以忘情的交合寄放受伤的心。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50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50 辛苦了~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7-11 21:23:36 | 顯示全部樓層
LZNB!
發表於 2019-7-12 23:47:07 | 顯示全部樓層
2002年,50万,全部买德国巴西韩国土耳其是世界杯四强,就买合法的足彩就行了
發表於 2019-7-12 23:52:14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觉穿越回去的人,去找马云马化腾还要成功投资太难了,有两个应该是来钱最快,最稳的了,算好奖池有多少,买世界杯四强彩票就行,那年一个都没猜到哦。赚的钱买茅台股票就好
 樓主| 發表於 2019-7-12 23:57:34 | 顯示全部樓層
lily2eric 發表於 2019-7-12 23:52
感觉穿越回去的人,去找马云马化腾还要成功投资太难了,有两个应该是来钱最快,最稳的了,算好奖池有多少, ...

也许是个好方法,然而我并不太熟悉足球。。

我想的是发发国难财,03年囤50万的板蓝根和白醋,够赚到四五百万了
 樓主| 發表於 2019-7-13 08:18:03 | 顯示全部樓層

回报太慢,而且前期投入很低不需要50w那么多,会买一些,但是要等到10年以后才有用。。
發表於 2019-7-13 17:09:57 | 顯示全部樓層
穿越回去不一定能成功,市面上的穿越文逻辑都太简单。雪大的文字细腻,好看
 樓主| 發表於 2019-7-13 18:01:35 | 顯示全部樓層
fgfgfg14 發表於 2019-7-13 17:09
穿越回去不一定能成功,市面上的穿越文逻辑都太简单。雪大的文字细腻,好看 ...

没办法,我功力和雪大没得比。。

另外我要写的是个好结局,没打算弄得一波三折、

白手起家商场混战这种桥段篇幅太长…我本来是挺喜欢精分里千里寻妻的桥段,可惜我实在没空写那么多…
發表於 2019-7-18 15:58:14 | 顯示全部樓層
雪落蓝关 發表於 2019-7-13 18:01
没办法,我功力和雪大没得比。。

另外我要写的是个好结局,没打算弄得一波三折、

之前看过一个消息,不知道从几几年开始,坚定不移的买国足输,回报率秒杀一切。哈哈哈哈
还有茅台虽然好,但是腾讯的涨幅更高。腾讯至今500倍吧,茅台100多倍。
 樓主| 發表於 2019-7-18 20:12:06 | 顯示全部樓層
龙云儿 發表於 2019-7-18 15:58
之前看过一个消息,不知道从几几年开始,坚定不移的买国足输,回报率秒杀一切。哈哈哈哈
还有茅台虽然好 ...

但是买不到啊,人家哪看得上这几十万的投资,光A轮就几千万刀了~
先把小钱滚大点…况且并不是只有腾讯发展快…还有很多类似的公司只是大家不太关注而已
發表於 2019-7-22 22:04: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說一句,66666666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19-10-15 05: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