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罗森新作《碎星物语》上架!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4270|回復: 54

床道授业02-03

 關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5 01:13: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秦守 於 2019-4-5 01:05 編輯

    感谢诸位读者的支持。逢节假日,多贴一章。

    这部作品更新的速度虽然慢一些,但我保证绝对不会太监。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收费,因为我比较胆小。

    从我2000年发表第一篇色文以来,我从来没有在大陆地区赚过一分钱。出版的几部实体书,全都是找台湾的出版社。

    直接贴上网的文章,都是贴到架设在境外的论坛,从来没贴过服务器在大陆的论坛。

    贴文的时间,也都是我身在境外时贴的。当我回大陆期间,我从不发表任何色文,甚至不会登陆任何境外网站。

    我的那些作品之所以大量出现在其他网站,都是被人非法盗贴、转贴的,从未征求过我本人的同意。

    说句真心话,我非常反对转贴。尤其是转贴到大陆地区的论坛,毒害广大淳朴的人民,这种行为我一向深恶痛绝。

    我选择在境外发布色文,是想毒害境外的人民,让资本主义一天天烂下去。

    所以,这部新作品,诸位自己悄悄看就好,请不要转贴出去,也不要到外面宣扬,招呼更多的读者来这里看。

    看完,写几句真实的感想,或者在版面上聊聊其他话题也行,就当是老友聚会的地方。

    (二)

    在花道培训班上课,是要支付学费的。

    每堂课两小时,收费三百元。以这个城市的收入水平,属于偏贵。

    毕竟这是一种小众爱好,不单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还要有大量闲暇时间,才有能力专注于此。

    我报名加入的时候,这个班总共只有十多个学员。绝大多数都是家庭主妇,只有我和另外一个老头是男性。

    老头要带孙子,时不时缺课,害我几乎成为惟一的男学员。

    坦白说蛮尴尬的,完全没有被异性包围的幸福感。虽然其中有几个女学员姿色尚可,但并未达到吸引我的程度,何况当着班花的面,我更加不敢有丝毫轻浮之举。

    班花本来不好意思向我收学费,但我坚持支付给她。

    我对她说,开设花道班是你的梦想。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人人都忙着赚钱,勇于坚持梦想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以纯粹的艺术为梦想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所以我给你的不是学费,而是我的一片心意,以此表达对你的崇敬和支持。

    这话说的非常真诚,而且我不光是说说而已,别人都是按照低、中、高三个阶段,分期支付学费,只有我一个人是一口气预付了全部课程。

    班花虽然没有因此就千恩万谢,但我看的出来她心里十分感动,觉得我是个言行如一、最最支持她实现梦想的人。

    很可惜,她错了。

    这是我计划的一部分,先极力鼓励她迎难而上,把她捧的高高的,令她潜意识里无法接受失败,更不能接受退缩。

    然后再暗中给她制造困难,将她一步步推到进退两难的处境,从而落入我的掌心。

    我报名之前就旁敲侧击打听过了,班花开的培训班学费虽然偏贵,但其实并不赚钱。

    因为她要租场地授课,还要装修和筹备各种器材,这些花销比她一开始预计的多的多。

    此外就是花束本身的来源,由于她表弟开的那个花店经常有存货卖不掉,对他而言是“废物”,正好可以免费给她使用。

    但有时候遇到节日,生意特别好,店里的存货都卖光了,她就要到其他花店去买花,成为额外的开支。

    幸好这种情况比较少见,所以班花的如意算盘是,目前向十多个成员收取的学费,大致能维持收支平衡。将来随着学员数量的增加,就能逐步赢利了。

    过了两三年,班级的规模进一步扩大,说不定会从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初期毕业的学员中肯定有人愿意留下来,成为新的花道老师。

    那样子就可以从花道培训班,升级成为花道培训学校,向更多地区招收学员。

    到那时她会辞去中学教师的工作,专心致志的经营自己的学校,把它打造成全国最好的品牌。

    这就是班花的终极梦想。她曾经在微信上,充满憧憬的向我描述过。

    我没口子的称赞她,其实心里偷偷发笑。

    有艺术气质的人,总是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

    报名上课两个月之后,我开始暗中使坏。

    本市有两家婚庆公司,和我所在的国企有业务合作关系。我向这两家公司的老板暗示,以后为客户举办婚礼需要用鲜花时,尽量从班花表弟开的那家花店进货。

    这样一来,花店的生意额大幅增长,几乎每天都卖的精光,没有多余的存货免费出让了。

    班花自掏腰包买花的情形,一下子变成了“新常态”,不仅经济上带来压力,有时候为了买花不得不跑来跑去,也是蛮累人的。

    于是她和表弟商量,想要直接从批发商那里以成本价进货。

    然而她需要的量仅仅用于上课,相对而言并不多,达不到批发的标准,所以只能请表弟帮忙,每次多批发一些转让给她。

    问题是表弟现在尝到了甜头,花店本身就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他觉得多进的这些货,完全可以用市场价卖出去,干嘛要以批发价转让给表姐呢?

    看在亲戚的份上,偶尔帮忙几次没问题,长期这么干未免太吃亏了。而且之前已经免费提供了那么多存货,算的上是仁至义尽了。

    没多久班花就忍不住向我吐槽,说表弟不够仗义,每到周末要拿货时就诸多推脱,有一次还自作主张把她预定的花卖掉了,害的她差点上不成课。

    我当即拍胸担保,说我有办法帮她进货,她喜出望外的答应了。

    几周后我假装“不小心”被她发现,我并无额外的进货渠道,其实是跟她一样去其他花店买花,再倒贴差价转让给她。

    班花的自尊心很强,自然不肯让我再这样子帮她,执意把钱退给了我。

    我假装惭愧的向她道歉,然后很诚恳的说我之所以这么做有两个原因,第一是生怕你难以坚持下去,半途放弃了梦想。

    虽然这是你的梦想,跟我并没有直接关系。可是你也知道,我本来是个文艺青年,因为种种缘故放弃了文学梦,为此感到终身遗憾。这段时间看到你这么努力的为梦想奋斗,我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很想看到你成功。

    我这是在你身上,寄托了我自己的梦想。你要是能成功,就好像我也成功了一样,能够弥补我的缺憾。

    第二是因为通过这几个月的学习,我本人也深深喜欢上了插花艺术。假如你的培训班开不下去,以后我去哪里满足这个爱好呢?为了我自己考虑,当然要帮你一把。

    班花再次被我的花言巧语打动了,双眼微微有些湿润,语气却非常坚定的叫我放心,说她无论如何不会半途而废,一定会把培训班延续下去。

    这个非理智的承诺,令她在经济上继续承受损失。本来她可以做到收支平衡,现在由于要用高价买花,收支之间开始出现了缺口。

    虽然缺口不算太大,每个月也就几千元,但她不得不用工资收入去补贴,导致用于家庭的花销有所减少。

    她老公原本就不太支持她开培训班,之前收支平衡时还能容忍,现在变成了赔钱的生意,反对的态度一下子激烈了起来。

    如果说之前夫妻关系的不和谐,是隐藏在水面下的秘密,不为外人所知;那现在就是秘密浮出了水面,再也无法掩盖下去了,至少是暴露在了我眼前。

    当然,两人尚未吵闹到一拍两散的地步,但裂痕是十分明显的。班花赌气不再发夫妻合照秀恩爱了,平时聊天偶尔提到他时,也都是面露讥嘲之色,以“那个没艺术细胞的土包子”来称呼他。

    相比之下,很有艺术细胞的我,越来越赢得了她的好感。

    我们不单聊的越来越频密,说话的方式也越来越随便,尤其是在微信上输入文字时,时不时都会有些无伤大雅的打情骂俏之语。

    可是在面对面聊天的场合,她就没有那么放的开了,开玩笑都是适可而止。如果我试图更进一步的撩她,她就会巧妙的岔开话题。

    我一点也不着急,耐心的等待机会。

    又过了两个月,夏季到了。白天烈日高照,夜晚也闷热无比。

    周六的夜晚,我照例到培训班上课。

    和往常一样,班花先展示了某种插花艺术的造型,讲解了十来分钟后,就叫学员们各自动手,以这种风格为基础,加上自己独有的创意,来塑造今晚的作品。

    我故意磨磨蹭蹭,先后布局了好几种造型,又逐一推翻,导致进度大大慢于旁人。

    到晚上九点半,其他学员的作品全都完工了,班花分别进行了指导和修正,她们清理完器材就都回家了,室内只剩下我和她单独相处。

    “哎,你今天怎么啦?动作这么慢!”

    班花走到我身边,嗔怪的蹙起了眉头。

    “慢工才能出细活嘛。”我一语双关的说,“要是太快交货给你,就没法保证质量了。”

    班花俏脸微红,白了我一眼:“少来!我看你根本是心不在焉,在开小差。”

    “没有啊,冤枉……我一直在很专注、很用心的塑造作品。”

    “是吗?好像看不太出来哦……你塑造的是什么主题?”

    “老树盘根。”

    班花啐了一口:“你正经一点好不好?”

    “我很正经呀。瞧,这个粗大的主枝,代表落叶归根的游子,飘泊多年后,回到了家乡的土地上。”

    我煞有介事的解说:“旁边那个纤细的客枝,代表游子的梦中情人。他非常牵挂她,所以尽力向她倾斜。”

    “哦,那这些绑在周围的藤条是什么意思呢?”

    “表示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藤树相连;藤树两缠绵。”

    这是《铁血丹心》的两句歌词,罗文和甄妮唱的,学生时代我们人人耳熟能详。

    班花显然听懂了我的暗示,但却假装听不懂,若无其事的说:“如果是这个主题的话,就要用柔性的手法来表现。你绑的太生硬了,不应该这样绑。”

    她说完就坐了下来,开始修正我的作品。

    按照规矩,我站在她身后,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个规矩的本意,是要学员认真观摩学习老师的手法。而我则视为是近距离观摩她本人的良机。

    今晚她穿的是一件浅绿色无袖连衣裙,两条白皙的胳膊裸露在外。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可以轻而易举瞧见她光洁的腋窝。

    当她抬起右臂调整主枝时,腋下就像不设防的城市般完全敞开,里面的黑色文胸顿时落入眼帘。

    我的视线老实不客气的钻了进去,贪婪的逡巡了起来……

    (三)

    当年班花还是个青春处女时,胸部并不大,顶多也就是B罩杯。

    现在她身为人妻,是个“轻熟女”,身材曲线明显比以前成熟,胸部也丰满了不少。

    虽然看不清文胸的号码,但以我的经验目测,应该是升级了两个尺码,达到D的水平了。

    不过款式相当保守,加上是从右侧后方向前瞥,无法瞥见半点乳肉,更不用说乳沟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感到一阵强烈的冲动,真想伸手从她右边腋下开口处探进去,恣意揉捏那颗包裹在罩杯里的美乳。

    “注意看,这条客枝可以再剪短一些,叶尖部分还要再修一修,尽量处理的干净一点……”

    班花嘴里说话,手拿剪刀娴熟的操作着,大刀阔斧的进行修改。

    “这个地方的枝叶,为什么要剪成这种造型?”

    我假意请教问题,伸长右臂越过她的肩膀,用食指拨弄着客枝的中间部位。

    这个姿势令我和她更显亲密,胸膛几乎碰到了她的肩膀。

    班花对此似乎毫不介意,很认真的做了解答。

    我一边频频点头,一边装作帮她拉开多余的枝叶,食指顺势在她手背上轻轻一拨。

    班花没有反应,手上继续忙活,嘴里继续回答问题。

    我试探着又触碰了她一下。

    她这才斜睨了我一眼,板起脸道:“喂,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

    “有啊。我认真的不得了,每个字都听进去了!”

    “那你重复一遍,我刚才说了什么。”

    这怎么难得倒我呢?嘿嘿,我清了清嗓子,把她说的要点大致不差的复述了一遍。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我大着胆子俯下身,脑袋凑近了班花的脸颊,借助说话的机会,将一股气流吹向她的耳朵。

    “嗯……基本正确。”

    班花本能的侧头躲开了,耳根处迅速泛起一丝红晕。

    “答对问题的人,有没有什么奖赏啊?”

    我更加放肆了,嗅着她秀发上传来的清香,嘴巴直接对准了她的耳孔吹热气,就差没直接去舔耳垂了。

    “别胡闹!”班花再次避开,似笑非笑的扬了扬剪刀,“信不信我剪了你?”

    “不信!”

    我心中暗喜,觉得她是在打情骂俏。以往她只有在微信聊天时,才会说这种略带“荤味”的玩笑话。

    不料班花冷哼一声,剪刀一歪夹住了我的食指。

    我吃了一惊,本能的缩回手指。尽管我动作很快,而她也没有真剪,但还是被锋锐的刀锋划了一下。

    “哇,你来真的呀……好狠心……”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把食指塞进嘴里吸吮。

    “谁叫你不听话?活该!”

    话虽如此,班花还是流露出一丝歉意,放下剪刀说:“给我看看,有没有流血?”

    “还好我比较皮厚,不然就要见红了。”

    我拔出食指,在她眼前晃了晃。指尖上有一道淡淡的血痕。

    班花起身找了个创可贴,小心翼翼的帮我贴上。

    这次是她的手指触碰到我的手背,虽然力度轻如蜻蜓点水,但却带来某种微妙的暧昧感。

    毕竟这是实实在在的触碰,而在此之前,我们连手都没拉过。

    可惜创可贴马上包好了,她又回到原位坐下,郑重吩咐我不要再开玩笑,集中精力看她修改作品。

    我满口答应,表面上扮的规规矩矩,其实心里仍然在打坏主意,琢磨怎样才能再次跟她亲密接触。

    又一个机会很快来了。

    班花认为用藤条把主枝和客枝绑在一起,手法太过生硬,所以把藤条全都解开了,改为将客枝的其中一个分杈,弯折到主枝的底部,固定在花器的底盘上。

    她认为这样的造型更加自然,更能体现“缠绵相依”的视觉效果。

    不过这是难度很高的操作,因为要把分杈拗成一个恰到好处的弯度,才能实现她这个意图。稍微用力过重,就会把分杈拗断了。

    班花上课时曾介绍,每当要进行“弯折”的操作时,就算是花道的第一流高手,也不能保证百分百不会失手。

    她以前大概从来没失手过,但这次却遇到了超乎预料的难题。

    我选的这根客枝比较脆,班花弯折到一半时,已经听到里面发出轻微的爆裂声。

    她赶紧放慢速度,用更轻的力道,一点一点继续弯折。

    好不容易折到理想的弯度,班花轻轻吁了口气,鼻尖已经冒出了汗珠。

    接下来要把这个分杈固定到花器上,难度更高。她生怕一松手分杈就回复了原状,不得不叫我帮忙,把花器的一侧抬起,以便她更好的操作。

    我一开始没想太多,依言照办配合她的行动。然而她尝试了几次,都没能固定好,身体不自觉向我靠拢,彼此的小臂自然而然又接触到了。

    这次接触的面积更大,光滑肌肤带来的触感,比手指的轻划更令我心跳不已。

    还没等我仔细品味,更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了。

    也不知怎么搞的,可能是班花更加靠向我,也可能是我无意中伸展了胳膊。突然之间我惊喜的发现,我的左胳膊上臂,居然碰到了她的右胸。

    其实这个所谓的“碰到”,比手臂的接触更若有若无。严格的说并不是碰到了胸部本身,只不过略略接触到了衣服而已。

    班花恍若未觉,仍在专注的固定分杈。

    我克制着砰砰心跳,手臂缓慢向外扩展,加大了对她胸部的触碰力度。

    由于接触点是在右胸的下方,饱满的轮廓顿时微微有些变形,但胳膊传来的并不是美乳特有的触感,而是一层颇为厚实的海绵。

    看来,我刚才的判断有误。班花的真实胸围应该是C罩杯,而不是D。

    这时班花屏住了呼吸,上半身一动也不动,似乎完全没有察觉我在吃她豆腐。

    是真的没有察觉吗?

    理论上有这种可能,因为罩杯里的海绵很厚,起到了防护作用,或许胸部本身仍然没被碰到。

    但这一切都在她视线范围内,按理她应该看到了我的手臂所处位置太过亲密,只要稍有不慎,右乳就有被“一不小心”撞个正着的风险。

    放任这种危险存在,是不是意味着一种默许,甚至隐含鼓励?

    我决定再试探一下她,于是假装要把花器抬高,胳膊顺理成章的又侵占了少许空间。

    她的乳房下半部分顿时陷了进去,轮廓变形幅度更加明显了。而我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穿透了海绵挤压到柔嫩乳肉的美妙触感。

    “喂,你干嘛?”

    班花终于不能再无动于衷了,板起脸训斥:“谁允许你这样的?是不是想再挨我一剪刀?”

    我吓了一跳,忙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太吃力了,想把花器调整到一个更舒适的角度……”

    “那你也应该先跟我打声招呼啊!这样子突然调整,害我措手不及,很容易把分杈折断的!”

    晕,原来她最关心的是这个呀。

    她不希望在我面前失手,更不希望辛苦了半天的作品毁于一旦。相比之下,被我吃豆腐反而只是一件小事了。

    我心中有数了,假装无奈的说:“好吧,我先跟你说一声,我觉得还要再抬的更高些,你才会比较容易操作。”

    这纯属胡扯,然而班花已经固定到最后阶段了,如果这时候松开手,就等于前功尽弃。我看准了这一点,明目张胆的向她发出暗示。

    我又要吃你豆腐了哦,而且会比刚才更过份。你准备好了没有?

    这是先用暗示,让她产生这样的心理预期。就算理智上不能接受这种行为,但一旦产生了预期,就会不知不觉削弱抗拒的意识。

    果然,班花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默不作声了。

    好极了!现在我确定了,这就是默许。

    我双眼发亮,故意面露捉狭的笑容,但却没有展开进一步的行动。

    班花有点惊讶,瞥了我一眼,神色古怪而复杂。

    她不懂这是我的策略,是更加微妙的心理战术。

    在这一刻,如果真的对她做出更过份的举动,虽然很爽,但对她而言是“靴子落地”,心理上反而解脱了。

    但我偏偏不这么做。让她搞不清楚,我到底还打不打算下手。

    这样一来,她处于“即将被侵犯”的心理状态中,会变的又紧张又期待,自身的情欲反倒会被悄然激发出来。

    接下来的一分钟,室内陷入寂静,我们谁都没说话。

    班花脸泛红霞,一向稳定的双手轻微的颤抖起来。也不知是累的,还是心神不宁导致的。

    总之她又费了不少功夫,好不容易才把弯折的分杈牢牢固定住了。主枝和客枝呈现完美的“连理枝”造型,看上去又亲密又自然,比我原来设计的高明十倍。

    “好啦,大功告成了。”

    班花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如释重负的吐了口长气。

    我的手臂还贴着她的胸部,她这一吐气,相当于主动挺起胸,用乳房顶住我。

    这次碰到的是乳房上端,没有被罩杯包裹的那一小半肉球,隔着薄薄的衣料挤压着我的手臂。我非常清晰的体验到浑圆乳球被压扁了少许、从而令弹性更加明显的美妙感觉。

    班花低呼一声,整张脸都涨红了,站起身想要远离我,但心慌意乱之下被椅子一绊,差点摔倒。

    我不假思索的一把抱住她,而她也下意识的伸手抓住我保持平衡。两个人变成了互相搂抱的姿势。

    没等她反应过来,我低头猛然吻上了她的双唇。

評分

參與人數 3積分銀幣 +7 收起 理由
龙城飞将 + 2 挺带劲的
nau + 3 很給力!
九久酒 + 2 贊一個!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5 01:42: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半夜刷论坛没想到还有surprise哈哈,秦大的文笔是真好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秦守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5 05:31:07 | 顯示全部樓層
寫得很好哦
發表於 2019-4-5 06:57:4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写的好,各种细节让人如在书中,直到最后的句号,希望快点看到下一章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秦守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5 09:06:17 | 顯示全部樓層
这套路,这文笔,真是应了那句话: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秦守 + 1 说的太对了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5 09:25:41 | 顯示全部樓層
支持
發表於 2019-4-5 11:20: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是嘲讽俺们大陆还是真话啊,我分不清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秦守 + 1 绝无嘲讽,强调我一向遵守国法.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5 12:50:11 | 顯示全部樓層
比较胆小、让资本主义一天天烂下去……

哈哈哈哈!这是一位很有党性,觉悟很高的作者!!!

这样一位怀有崇高理想的作者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支持?!

可话说回来,这样的更新速度要瓦解万恶的资本主义是远远不够的!!!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秦守 + 2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5 12:54:51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喜欢这种有点甜的登徒浪子的感觉!
發表於 2019-4-5 13:09:33 | 顯示全部樓層
好评
發表於 2019-4-5 13:21: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这是我们经常幻想的情节,只是写不出来,经过作者的笔就是不一样。
發表於 2019-4-5 14:51:41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 非常棒
發表於 2019-4-5 16:40: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候真舞28 於 2019-4-5 18:32 編輯

原本以为要连载一年,没想到速度让人惊喜

接近班花的最终目的还包括什么?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上一个暗恋的女人玩调教,花费大量精力取得的成就感是否足够高?而且也难以跳出同类作品为了搞而搞的境界。

主角跟班花正面接触的场合,表现过于主动跟精心安排的布局是否有某种程度上的冲突?部分抵消了周密谋划带给读者的惊喜和进一步期待的兴趣,真正狡诈的大灰狼是从不轻易露出尾巴的。试想如果前面策划了很长时间结果最后还是依靠暴力或者迷药达到目的,那早干嘛去了.....让班花自己一步步走入陷阱难以自拔感觉会不会更爽啊哈哈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秦守 + 3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5 23:56:02 | 顯示全部樓層
传说中的爱国好作者秦大爷
 樓主| 發表於 2019-4-6 01:02:28 | 顯示全部樓層
等候真舞28 發表於 2019-4-5 16:40
原本以为要连载一年,没想到速度让人惊喜

接近班花的最终目的还包括什么?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上一个暗恋 ...

感谢你的意见。这部作品既不会有迷药,也不会有那种令人发指的暴虐。有的只是套路和阴谋
發表於 2019-4-6 01:04:0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有意思,勾引良家的过程我喜欢
發表於 2019-4-6 07:22:40 | 顯示全部樓層
一步步套路然后沦陷。不知道最后是否真能完成初章的艺术照片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秦守 + 1 肯定要有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6 11:11:20 | 顯示全部樓層
搬来小板凳,先回复再安静的欣赏,顺便说一句,拜读过守大的所有作品了,貌似后庭类描写的很少,还是我印象流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秦守 + 1 冰峰魔恋有详细的后庭描写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6 11:13:31 | 顯示全部樓層
伞根硕 發表於 2019-4-5 11:20
是嘲讽俺们大陆还是真话啊,我分不清

我猜守大在沿海城市保持神秘感挺好,关注于作品本身
發表於 2019-4-6 12:51: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实我好想知道主角离婚的原因是什么,坏笑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秦守 + 1 后文会有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19-5-22 23:3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