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罗森新作《碎星物语》上架!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3675|回復: 35

床道授业06-07

 關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19 01:08: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秦守 於 2019-4-19 01:10 編輯

    (六)

    大婶连声向我们道歉,说她老公在附近开了个民宿,建议我们索性在那住一晚,明早再去看种植园。

    班花明显有些疑心了,面露不悦之色。我更是生气的斥责,说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不对劲,你是不是故意搞这些花样,想欺骗我们去民宿消费?

    大婶慌忙叫屈,说她害的我们错过了动车,哪里会再让我们花冤枉钱,今晚的住宿是免费的。此外她还会赔偿我们两张车票的钱。

    说完她从钱包数了五百元塞给我,叫我们先拿着消消气。

    这个举动令班花的疑心消除了不少,说钱就不要了;我们先回市里的酒店去住,明早再联系。

    我完全赞同她的意见。然而接下来我们等了二十分钟,仍然叫不到的士。

    这时我们俩都又累又渴,本来中午那餐就吃的比较简单,摄入的能量早就消耗光了。

    这一带没有树荫,傍晚的夕阳依然十分毒辣,晒的我们汗出如浆,随身携带的矿泉水早就喝完了,感觉更加难熬。

    娇生惯养的班花很快顶不住了,神情很是委顿。我心疼的说,要不然我们就去民宿吧,省得明天还要再跑过来一趟。

    班花无力的点了点头。

    我克制住心头的喜悦,厉声警告大婶不许搞鬼,否则我会叫她好看。她赌咒发誓说绝对不敢,带着我们走了几百米,来到了一栋农家小院式的民宿。

    上下共三层,环境相当不错,就是楼梯有点陈旧。我们被安排在最顶层。

    大婶亲自杀鸡炒菜,招待我们吃了一顿颇为丰盛的农家晚餐,说这也是免费赠送的。班花反倒过意不去了,叫我把那五百元还给了她。

    吃饱喝足,我们回到最顶层。这是一个独立小套房,楼梯左右各有一间卧室。

    大婶问我们是不是同住一间房,我意味深长的看了班花一眼,她红着脸说大婶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夫妻,当然是一人住一间。

    是吗?大婶笑呵呵的说,你们看上去很般配呀……好吧好吧,两间就两间,衣柜里有一次性内衣裤和睡袍,不过只有左边那间房有浴室,请多多包涵。

    大婶退出后,我问班花想选哪一间房?她说随便,都可以。

    “那你住有浴室的这间吧。”我大模大样的说,“等一下我去你房间里洗澡。”

    班花“啊”了一声,戒备的瞪着我,举起手做要打人状:“你说啥?”

    “我说我要洗澡。这么热的天气,总不能不让我洗澡吧。”我一副无辜的样子。

    班花一时哑口无言,脸更加红了。

    “怎么,不愿意呀?那我们就交换一下,我来住有浴室的这间吧。等一下你来我房间洗澡。”

    “滚!”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么办好呢?难道今晚我们注定有一个人不能洗澡,必须满身臭汗的睡觉吗?”

    班花被我说的啼笑皆非,想了想还是决定住有浴室的那间。

    “你现在就去洗澡,洗完了马上给我滚出去,不许动歪脑筋!”

    “遵命。”

    我规规矩矩的洗完澡换好衣服,向班花道了晚安,走进另一个房间。

    班花关上房门,“啪”的反锁了起来。我竖起耳朵倾听,隐约听到浴室里传来花洒淋浴的声音,心头不禁一片火热。

    大婶手里有钥匙,我想闯进去易如反掌,但这么做有点冒险,很可能会破坏气氛,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稳妥。

    半小时后,水声停止了,响起了电吹风的声音。又过了半小时,什么声音都没了。

    我拿起手机给班花发微信。

    ——洗完了吗?

    ——嗯。

    ——今天累不累?

    ——还好。

    ——你没这么早睡觉吧?

    ——嗯。

    ——我们聊聊天好不好?

    ——不好!我已经躺到床上了,不想再坐起身。

    ——我也懒得爬起来了。反正有微信,我们就来个“卧谈会”吧。

    这个回答显然出乎班花的意料,她大概以为我会死皮赖脸,非要进入她的房间聊天。可我偏偏不提出这个要求,令她想好的拒绝之词全无用武之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有时用文字,有时用语音,像平时那样聊了起来。

    班花起初一边聊一边看电视,但大婶按我的要求,把电视频道调到仅有十来个台,而且全都是最沉闷的节目,她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也就索性关掉了。

    四周围十分安静,片刻后突然传来轻微的“吱呀、吱呀”声,仿佛有人正在残旧的木头楼梯上走动。

    班花虽然关了房门,但门下的缝隙很粗,完全没有隔音效果。她有点紧张的问我,是不是什么人偷偷摸上楼来了。

    我下了床,让她听到我走到门口的脚步声,然后对她说没有人。

    班花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几分钟后“吱呀、吱呀”声又传了过来,这次更加明显,听来颇有几分诡异。

    她再次问我是不是有人上来,我再次装模作样的查看了一下,回答她没有。

    班花沉不住气了,当她第三次听到这声音时,亲自打开房门查看。映入她视线的是一片黑漆漆的楼梯,并无半个人影。

    我暗暗发笑。这是大婶躲在底层的远处,用一根长竹竿顶住楼梯扶手,来回推动发出来的声音。

    她一直以为我们是对“即将成事”的恋人,再加上收了我的重酬,所以非常愿意帮我完成最后一步。

    班花更加不安了,和我继续探讨楼梯怪声的话题。

    ——怎么回事?没人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

    ——可能是风吹的吧。

    ——外面闷热的没有一点风好不好?而且就算有风,也吹不到室内来。

    ——可能是楼梯老化了,地面稍微有点震动就会摇晃。

    ——那应该一直有响声呀,为什么我们一出去看,声音就没了?

    我一连说了几种解释,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被班花全部否定了。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啊,你别吓我!

    班花一连发来五个“惊恐”的表情,接着是五个“发怒”的表情。

    ——是你非要刨根问底嘛,我想不出其他的解释了。这种老房子,天长日久,有不干净的东西也不足为奇。

    ——你还说!

    ——好好好,我不说了。其实是你自己疑心生暗鬼啦,没什么好怕的。

    我故意点明了“鬼”字,然后不再理睬班花,插上耳机玩起了网络游戏。

    之后的十来分钟,微信提示音响个不停。我仍然不理会,自顾自玩的不亦乐乎。

    刚冲过两个关卡,班花就来敲门了。

    “进来。”

    班花推开门,但却迟疑着没有走进来,只探了探脑袋。

    “喂,你睡觉了吗?”

    “没呢。”

    “那你干嘛不回我信息?”

    “我在玩游戏。”

    “你都几岁了还玩游戏,幼稚!”

    班花哼了一声,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袍,款式比较保守,该遮的地方都遮住了。

    这是大婶摆放在她房间的睡袍,其实是我亲自挑选的。我从一开始就考虑到,如果睡袍本身太暴露,她反而会有戒心,未必肯穿到我房间来。

    现在这个款式,表面看不会泄漏春光,但防护能力却是最低的,只靠一条细细的腰带束缚住。

    “偶尔玩一玩嘛,当作消遣。”

    我随口回答,视线仍集中在手机游戏上,连正眼都不瞧她。

    此举是在向她暗示,我才没空对你动歪脑筋呢,游戏对我的吸引力更大!

    她将会因此感到放心,同时也会不忿和失落,下意识的想要证明自己的魅力。

    这个招数果然奏效。班花等了片刻,见我始终没有抬头,顿时火大了,顿足道:“你打完了没有?”

    “完了完了,马上完。”

    我这才停止打机,佯装惊奇的望着她:“怎么啦?你要跟我说什么?”

    班花咬了咬嘴唇:“我……我有点害怕,不敢一个人睡……”

    “怕什么啊?真的怕有鬼呀?”我哑然失笑。

    “你还敢笑!都是你胡说八道,害的我寒毛都竖起来了。”

    “嗯嗯,都是我不好……”

    我先向她诚恳认错,再拍了拍床铺。

    “你今晚睡在这里吧,我会保护你的。别说这世上没有鬼,就算真有恶鬼,我也能把它打跑!”

    班花向床边走了几步,却又犹豫不决的停下了,俏脸泛起红云。

    “我真是因为害怕才……才……你不许打歪主意!”

    “什么主意我都没兴趣打,我只想安安静静的打游戏。”

    我跳下床,拖了把椅子,坐到床铺另一边。

    “你睡吧。我在这坐一宿,不会上床的。”

    “啊……那你不睡觉吗?”

    “我不困。今晚我准备打通宵。”

    班花的表情很复杂,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又忍住了。

    她默默的合衣躺上床,盖上了毛毯。

    我关掉灯,房里顿时一片漆黑。惟一的光亮,来自我的手机屏幕。

    我戴着耳机,装模作样的假扮玩游戏,其实我根本没心思玩,一颗心激动的砰砰跳。

    黑灯瞎火,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本就容易引起绮念。更何况她还是我学生时代梦想的女神。

    小腹间升起一股灼热的欲望,悄悄将帐篷撑的老高。

    换了是其他女人,我早就从容不迫的爬上床了。但对班花,我却有点患得患失的心理,并无十足的成功把握。

    男女关系的最后突破,成败的关键在于气氛。

    气氛还没到火候就贸然行事,反而会引起女方的反感和警惕,导致前功尽弃。

    坦白说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一切都只能靠临场发挥了。

    (七)

    长夜寂静,班花在床上翻来覆去了许久,一直没有睡着。

    我继续假装打机,思绪犹如潮水般起伏不停,盘算了十几种桥段,却都缺乏一个导火索。

    好在她终于沉不住气了,率先打破了沉默。

    “喂!”

    “嗯?还没睡呀?”

    “你能不能别玩游戏了?陪我聊聊。”

    “好啊,你想聊什么?”

    “随便啦。聊着聊着我就会睡着了。”

    “难说。我要是跟你聊鬼的话题,你会怕的睡不着的。”

    “省省吧,我一个人才会怕鬼。你在我身边,还有什么好怕的?要怕也是怕你,想找机会不怀好意。”

    哇,真是聪明哇,早就猜到了我的用意,一语就给道破了。

    我厚着脸皮,嘿嘿笑道:“是你说的哦,既然你不怕,咱们就聊聊恐怖电影吧。你还记不记得,80年代有个美国片叫《猛鬼街》?”

    “有点耳熟,没印象了。”

    “剧情是说有几个年轻人晚上只要一睡着,就会做梦梦见鬼,被活生生的吓死……”

    我绘声绘色的讲述着。这片当年曾在校园附近的录像厅播放,全班学生基本都看过。我记得很清楚,班花有天上学时脸色苍白,说她已经吓得好几个晚上不敢睡觉了。

    这些细节一说出来,班花果然想了起来。她表面上装得满不在乎,嘴硬的说那都是胡编乱造的,自己早就不怕了,然而她的身体却不知不觉向我靠近了些。

    我又提起一部名叫《黑手印》的国产片。这部更猛,当年真的吓死过观众,后来被禁播了。

    它的剧情是说在一栋老房子里,曾经死过很多人。有对新婚夫妇一搬进去,就发现墙上有黑手印。后来男主人出差,女主人单独一人在家,晚上睡到一半醒来,骇然瞧见窗户玻璃上出现一个黑色的鬼影……

    这跟我们目前所处的环境极为相似,班花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捂住耳朵娇嗔:“别说了!我不想听了。”

    “害怕了吧?嘿嘿,我早说你会被吓坏的。”

    “不是害怕。我困了,想睡觉了……”

    “哦哦,好吧。我本来还想和你一起回忆一下《午夜凶铃》呢,就是那个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女鬼……”

    “我不听我不听!”

    班花赌气侧身背对着我,用身体语言表达抗议。

    我微微一笑,不再吭声了,也不再玩游戏,坐在黑暗中目不转睛的望着她。

    房内恢复了寂静,可以听见彼此细微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儿,我悄悄伸手摸到了电视遥控器,然后有意放缓呼吸的节奏,令之几不可闻。

    班花依然背对着我,双手放了下来,脑袋却抬起了少许,悬空在枕头上方。

    显然她是察觉我的呼吸声突然消失了,有点疑神疑鬼,但又不愿意转头张望,于是试图用耳朵捕捉我的动静。

    我极慢极慢的弯下腰,猫到了与床铺看齐的水平面。

    班花倾听了半分钟仍无动静,终于沉不住气了,转头向我这边望了一眼。

    她“啊”的一声低呼。在她的视野之中,我不见了。这令她整个人剧烈颤抖了一下,下意识的翻过身来,想要看清房内的情形。

    在这一刹那,我猛然摁动了遥控器开关,电视屏幕“啪”的亮了起来。

    班花再次惊叫,双手捂住了眼睛。

    她肯定是想到了《午夜凶铃》中电视机自动开启的场面,吓得魂不附体。这就是“心理暗示”的作用,令她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这种联想。

    当然,光靠暗示还不足够,所以我故意躲起来,先让她受到一个小小的惊吓,同时也引开了她的注意力。

    然后才突然打开电视机,导致她在出其不意中,受到第二次惊吓。

    两次惊吓在极短时间内叠加,才能达到现在这样的效果。

    “你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我假装愕然的一屁股坐上床,拍了拍她的肩膀。

    听到我的声音,班花就如遇到救星般,合身扑进了我的怀里,颤声说:“电视……电视……”

    “哦,别怕……电视是我打开的……”

    我趁机用左臂搂住班花,右手将遥控器在她眼前晃了晃,用满怀歉意的语气说话。

    “我觉得有点冷,想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没想到摸错了遥控器,把电视机的遥控器当作空调的摁了下去。”

    “你……你混蛋!”

    班花又羞又气,挥拳捶打我的胸膛,同时挣扎着想脱离我的怀抱。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我连声道歉,用力搂住她不肯放手,但也没有趁机占她便宜。这是为了减小她的抗拒情绪,以免弄巧成拙。

    “放开我!”

    班花奋力扭动娇躯,同时用指尖在我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好痛!不过,我心里却大喜,打是亲骂是爱。可能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这是情人之间才有的亲密动作。

    班花掐完我又推了我一下,我顺势向后倒在了床上,她也身不由己的随我一起倒下。

    “砰”的一声,我的后脑勺撞中床栏,这一下更痛,痛的我叫出声来,咝咝的吸着冷气。

    班花虽然倒进了我怀里,但我松开了左臂,她恢复自由后当即挪开少许,望着我的狼狈模样扑哧一笑:“活该!”

    “我是为了保护你,才撞到头的。你居然还笑话我,真是没良心。”

    我哼哼唧唧的揉着脑袋,把痛苦夸大了十倍。这令班花多多少少都有些歉意,不好意思再追究我刚才的无礼之举,也不好意思把我赶下床了。

    这样一来,我们变成了并肩仰卧在床上,彼此的距离仅有一寸。

    打开的电视正在重播晚间新闻,我打了个哈欠说:“好无聊哦,你还看不看?不看我就关掉了。”

    班花大概是怕关掉电视之后,我会有亲热的举动,忙说:“别关别关,我还想再看一会儿。换个台吧。”

    “好,让我找一找,有没有恐怖片。”

    我拿起遥控器,挨个切换频道。

    班花狠狠踹了我一脚,咬牙切齿的道:“你再敢提恐怖片,我就跟你拼了!”

    “那不然你想看什么呢?难道看深夜剧场吗?万一有什么少儿不宜的镜头,就超级尴尬了……”

    班花脸一红,翻身又用背脊对着我:“你欺负我!我不理你了。”

    “哈,终于又听到你对我说这句话了。真亲切呀。”

    “什么?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这句话?”

    “中学同班的时候呀。你忘啦?很多男生都爱欺负你,我也是其中一个。每次被欺负的时候,你都会说‘我不理你了’!”

    “啊,你也欺负过我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因为我都是用很隐蔽的方式欺负你,并不是真的想惹你生气让你难过,而是想引起你的注意。你没有受到伤害,当然就不记得了。”

    “是吗,你用的是哪些方式?说来听听。”

    “多啦。比如你的作业本,封面贴着四大天王的贴纸,我提笔在上面加了副眼镜……”

    我一连说了好几个例子,有的班花还能想起来,有的完全没印象了。

    她边听边娇嗔,说我一直以来都看错你了,还以为你是好学生呢。嗔完还忍不住又踹我。

    尽管隔着睡裤,但被她足尖踢中的感觉还是令我欣喜不已。这意味着暧昧气氛越来越浓厚,距离失控只有半步之遥了。

    “……还有一次是在初三上学期,学校发了新版的美术课本。我拿它当道具去捉弄你,把你吓得尖叫,那是我自己最满足的一次欺负……”

    “我被美术课本吓得尖叫?是画了什么妖魔鬼怪吗?”

    “不是妖魔鬼怪,是有一页大卫雕像的彩图。”

    我顿了顿,加重语气说:“就是那具文艺复兴时期的裸体大卫雕像。”

    班花“啊”的一声,显得有些错愕。

    我告诉她,当时我是蹑手蹑脚的走到她身后,猛然伸手到她前方,把那一页彩图展示给她。她定睛一看,随即发出惊叫声,满面羞红的逃开了。

    而我哈哈大笑,追上前把她堵在教室的角落里,继续展示给她看。周围的同学看到也都笑了起来。

    “……这个恶作剧我后来重复了好几次,诀窍在于要出其不意的让你看到那张彩图,你才会发出惊叫声。”

    我一本正经的道:“不过后来次数多了,你的反应也就没那么大了,最多也就是跺着脚骂我,你好讨厌哦!”

    最后这句话我是模仿着她的嗓音说的,班花被我逗的笑出声来,嗔道:“你真的好讨厌,小时候就那么坏!”

    说完又踢了我一脚,另加挥拳捶了我一下。

    我改为侧卧的姿势望着她:“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看那张图?”

    “不知道!哼,看你笑的这么诡异,肯定是个坏透了的理由。”

    “原因是,你看到大卫的阳具发出惊叫声,让我很有快感。”

    我控制着砰砰心跳,说出了自从认识班花以来,最最露骨挑逗的话。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潜意识里,是用大卫像代替了我自己。我真正想做的,是把我自己的阳具,突然展现给你看!”

    班花顿时羞不可抑,俏脸刹那间红到了耳根子。

    “为什么要给我看……难道你是露阴癖?”

(未完,待续)

    准备回国一周,所以连贴两章。期间不会登陆论坛,不过诸位的回应我都会仔细看,下次贴文时再做答复。

    这部小说的书名与花道无关,另外一个女主角登场时,大家才会知道书名的真正含义。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先猜一猜,真正含义是什么。第一个猜中者,赠送35金叶。
發表於 2019-4-19 08:02:5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哦!
發表於 2019-4-19 08:08:2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盲猜 治疗师!
發表於 2019-4-19 08:57:52 | 顯示全部樓層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秦守 + 3 bingo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19 09:04:24 | 顯示全部樓層
估计下两章,和班花的关系就要有突破性的进展了吧?不过估计班花在这方面有一些隐疾,应该是心理层面的。前文提到的班花和老公多年没有生育也在暗示这一点。不过之前在花道课上和男主热吻的激烈反应又有点矛盾的感觉。

估计第二女主也快出场了,所以秦大才选择在这里设问。我猜第二女主是类似心理治疗师或性治疗师甚至本身是风月人士?专门负责教导班花床事的?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秦守 + 3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19 09:53:29 | 顯示全部樓層
另一个女主会是医生职业,偏向于中医系的?
發表於 2019-4-19 10:32:12 | 顯示全部樓層
这个大婶真的是神助攻,尽心尽力为主角办事情。要猜书名的含义,难道是床上用品或情趣店老板?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秦守 + 2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19 12:25:41 | 顯示全部樓層
可爱的班花
發表於 2019-4-19 12:34:53 | 顯示全部樓層
大佬有考虑过继续写任中杰系列吗 当年看过了之后至今念念不忘啊
發表於 2019-4-19 13:03: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没的说,而真正的含义??十八摸???!!!
發表於 2019-4-19 14:26:57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得一时爽,然后下周没得看
發表於 2019-4-19 16:32:55 | 顯示全部樓層
盲猜开情趣用品店的
發表於 2019-4-19 18:59:21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想像力是硬伤,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了,只是看文,而不写文了。
依然期待秦大的后续!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秦守 + 2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4-19 21:28:39 | 顯示全部樓層
盘她呀!
第二个是教瑜伽的老师?
發表於 2019-4-19 22:55:26 | 顯示全部樓層
虽然是在床上撩了2章,但是也觉得很精彩,不过意犹未尽是真的。
谢谢秦大的美文
發表於 2019-4-20 01:25:0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个是女道士?
發表於 2019-4-20 06:04: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着展开
發表於 2019-4-20 19:16:4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猜是个开放的老师,可能是留洋海龟。
發表於 2019-4-20 23:49:5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猜是同学或者老师
發表於 2019-4-21 00:11:12 | 顯示全部樓層
短篇看的不稳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19-5-22 23: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