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罗森新作《碎星物语》上架!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4811|回復: 217

床道授业09-10

   關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 01:41: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秦守 於 2019-5-2 02:36 編輯

    逢节假日,多贴一章。

    和上次一样,部份内容隐藏。

    请不要为了赚积分大肆灌水,或是留下没有任何意义的一连串“顶”字。你会被打回原形,甚至被删除ID.

    我并没有要求长篇大论的回复。只要言之有物,一句就行。

    实在不想认真回复的,也没关系。本书的绝大部分内容都免费公开,即使不看那部分隐藏内容,也不会影响整体的阅读连贯性。

    (九)

    实在是太丢脸了!

    我心有不甘的趴在班花身上,尽管肉棒已经软绵绵的吐尽了精华,我还是不想将它拔出来。

    因为我没法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

    多年前以处男之身第一次做爱,虽然也早泄了,但好歹也支持了三分钟,没有早到这种程度。

    难道是我老了吗?身体机能已经退化了?还是由于占有了梦寐以求的女神,过于激动导致的意外?

    幸好班花坚持关灯,彼此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免除了不少尴尬,否则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不起,我……我……很久没做了……太紧张了……对不起……”

    我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心中的沮丧真是不用提了。

    班花的喘息逐渐平复了下来,默然半晌,低声说:“你让一让……我要去洗澡……”

    “哦,哦……好……”

    我恋恋不舍的抽出肉棒,跪坐在她身旁,想要摸索床边的电灯开关,一时之间没摸到;想找电视遥控器,也不知道扔去了哪里。

    只听一阵悉唆声,班花已经披上睡袍摸黑下了床,缓慢的走到门口。

    一拉开门,外面街道的微光照了进来,能够看清轮廓了。班花加快脚步,走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这时我也找到了手机,借助屏幕的亮光,赤条条的跟了过去,刚好瞧见班花的背影闪进浴室。

    “你出去!”

    班花的嗓音变的很冷,跟刚才的动情判若两人。

    我本来想进入浴室跟她来个鸳鸯浴的,一听这语气就知道没戏了。

    “呃……我也想洗个澡……等你洗完了我再洗……”

    “叫你出去!”

    这次不单嗓音冷,语气也前所未有的严厉。

    “OK,OK,我在外面等你。你要是害怕,随时叫我。”

    我知趣的退了出去,替她带上了房门。

    片刻后,洗浴声停止,然后脚步声接近了门边。

    我心里刚泛起一线希望,只听“啪”的一声,房门又被反锁了。

    唉,今晚看来没可能梅开二度,用实际行动弥补过失了。

    我懊恼的回到自己房间,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只觉的全身都疲惫的要命。

    为什么她会突然变的如此冷淡?

    第一大概是因为我射的太快,没能在生理上满足她。第二则是她完事后恢复了理智,对自己的行为颇为后悔。

    作为一个有夫之妇,首次失身给外人,违背了一贯坚守的道德观,心中会涌起很强的罪恶感,令她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嗯,没关系。我安慰自己,今晚毕竟突破了最后一关,这本身就是重大胜利。有第一次就肯定会有第二次,终归能将胜利成果巩固下来。

    这么一想,我心里舒坦多了,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次日早上睡到自然醒,习惯性的在床上赖了片刻,刚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正好收到班花发来的信息。

    ——我的内裤是不是在你那里?

    我转头四顾,从床上望到床下,起初没有任何发现,直到抖开了毯子,才瞧见床脚有一条淡蓝色的蕾丝内裤。

    用脚尖勾过来一看,哈,那上面不单残留着渍痕,还粘着两根乌黑的阴毛。

    肉棒条件反射般翘了起来,恢复了昨晚运动之前的雄风。

    我将内裤凑到鼻边贪婪的嗅着,那股成熟淫靡的气息,令我更加兴奋的难以自抑,忍不住用舌头去舔那一小块渍痕。

    这时班花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喂,你还没起床吗?

    我原本想答复她,心念一转改变了主意,反而把手机关了,专心致志的狎玩她的内裤。

    几分钟后,轻轻的脚步声响起,班花从她的房间走了出来。

    我俯身将内裤扔到床底,再侧身躺好盖上毯子,装出正在熟睡的模样。

    由于希望空气流通,我这个房间的门并未完全关闭,留着一条缝隙。班花走到门口,凑眼向里张望了一下,然后把房门推开,蹑手蹑脚的走向床边。

    这倒有点出乎意料了,我装睡的目的是想等她叫醒我时,假装不知道内裤的下落。虽然最后一定会帮她找到,但可以延长她留在我房间里的时间,以免她一拿到手就走。

    没想到她一看我正在熟睡,压根就不想叫醒我,准备静悄悄的拿回内裤,不愿跟我多加纠缠。

    呵呵,想的美!既然进来了,就没那么容易出去了。

    我发出平稳的呼吸声,双眼睁开一条线,只见班花穿戴的整整齐齐,上身是白色衬衫,下身是墨绿色的及膝短裙,都是昨天穿来的那套装束。

    当然,裙子里没有内裤。现在的她是光着屁股的。光想到这一点,我就小腹发热,肉棒翘的更厉害了。

    班花在房间里东张西望了一阵,蹲下身来,很快发现了床底的内裤。由于被扔到了最里面,她不得不趴在地上,将小半个身体探进去,伸长手臂去捡内裤。

    我悄无声息的掀开毯子,两条腿挪到了床沿,侧身挺着昂扬的阳具耐心等待。

    班花捡到内裤,刚直起腰,猛然跃入视线的就是我一柱擎天的壮观景象。

    她“啊”的一声尖叫,俏脸煞白,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

    多年前我出其不意的将大卫裸体图片亮给她看,她也是发出这样的尖叫声,像这样子吓白脸。现在这一幕又重现在我眼前了,堪称是“神还原”。

    惟一不同的是,当年我只能让她看大卫雕像的阳具,以此宣泄我被压抑的欲望。

    此时此刻我却是真正亮出了我自己的阳具,让她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要死了你!你发神经啊……”

    班花的俏脸迅速泛红,又羞又恼的训斥我。

    我得意的哈哈大笑,在她眼前夸张的抖动阳具,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甚至比真刀真枪的做爱更加满足——昨晚做的时候黑灯瞎火,她其实并没有看到我的肉棒。

    “你好恶心呀,变态!”

    班花气的随手一挥,将内裤当作暗器掷了过来,正砸在我脸上。

    我毫不介意,抓住内裤深深吸了一口,做出一副陶醉状:“哇,好浓郁的味道……”

    “变态,还给我!”

    班花更是羞的无地自容,跺着脚嗔骂。

    我假装把内裤递给她,然后突然停在半途,指着中间部位说:“等等,这上面有两根毛毛,我要收藏起来作纪念。”

    “不行!”

    班花面红耳赤,犹如气急败坏的母老虎般飞扑上床,劈手来夺内裤。

    我松手让她夺到,再顺势一拉,将她整个人拉进了我怀里。

    她惊呼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伸臂紧紧搂住了。

    “你干嘛?放开……唔、唔……”

    我用强吻堵住了她的语声,同时将她推倒在床上。右手撩开及膝短裙,伸进去爱抚光滑的大腿。

遊客,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50 才可瀏覽,您當前積分為 0


    5月1号贴出时,隐藏内容本来只要5分就能看。可是,我已经说了不要转贴,还是有人把全文转贴到“天X看XX”网站去。所以我提高到50分。转贴者,你若非转不可,希望你把隐藏内容删除。要不然,下次我就提高到100分。
    (十)

    “瞧你干得好事,裙子都被你弄脏了!”

    风平浪静之后,班花的俏脸犹带红霞,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虽然我拔出肉棒时已经尽量小心,但还是有不少精液滴到了裙子上,形成不雅观的污迹。

    “脱下来吧。下面有洗衣机,我再去借个电熨斗,中午就能恢复原样。”

    班花哼了一声,起身走进了她的房间,又一次进入浴室洗澡。

    我想跟进去,却被她用脱下来的裙子迎面砸来,娇叱着叫我滚远点。

    看来她有用衣物当暗器的习惯,两次都准确砸中了我的面部。

    我本来是想躲闪的,但没有躲开,头脑忽然有点晕眩,眼前直冒金星。

    唉,唉,我的体力真是衰退的太厉害了……不过是打了两炮而已,怎么就跟大战了三百回合似的萎靡不振……

    转头看看房间里的镜子,映照出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面容倒还不算太油腻,但体形已经开始发福了。

    这几年应酬太多,经常胡吃海喝,加上从不运动,身体不知不觉被淘空了。以前我还不太当回事,现在终于品尝到恶果了。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从明天开始,我要控制饮食恢复健身,重新锻炼出强健的体魄,这样才能在床笫上彻底征服班花!

    我暗暗下了决心,俯身捡起她的裙子和内裤,下楼去找大婶借洗衣机和电熨斗。

    大婶说没有电熨斗。她愿意把她女儿新买的一条裙子转让给我,开价一千元。

    我一看那质料和款式,明显就是地摊货,一百元都嫌多。摆明了当我是凯子。

    不过考虑到大婶如此卖力的帮忙,都快赶上劳模了,这一千元就当是辛苦费加上封口费吧,省得节外生枝。

    班花看到那条花格裙子倒是没有嫌弃,二话不说就穿上了。她嫌弃的是一次性内裤,抱怨说很不舒服,但总不能裙下是光溜溜的屁股,所以也只能穿着。

    吃完早餐,班花提出要看种植园。大婶说没问题,三轮摩托已经修好了。

    的确有这么一个种植园存在,也的确有满园的鲜花,但品种很少,而且花本身的素质良莠不齐,跟昨天大婶带去花卉市场的样本天差地远。

    班花边看边摇头,脸色臭臭的,一副上当受骗的懊恼表情。

    我假惺惺的安慰她,说反正昨天跟批发商谈出了成果,总算没有白来。

    她勉强“嗯”了一声,心情仍然不太好,叹了口气说算了,我们回去吧。

    下午两点,我们坐上了返回F市的动车。

    从入座开始,班花的态度就很冷淡。我跟她说话,她都是很敷衍的回答一两个字,令人十分无趣。

    后来她索性靠在座椅上装睡,但眼睫毛仍然轻微的一眨一眨,就像小女生般可爱。

    我哑然失笑,单手支撑着头部,恣意欣赏她的睡姿,看她能装多久。

    不料班花还真有耐性,足足半个钟头过去了,仍然保持原样动也不动,仿佛成了一尊雕像。

    我心生一计,起身走到两节车厢的中间,站在过道上一边玩手机,一边暗中遥望班花的动静。

    车上有好些乘客只能买到站票,看到有座位空了这么长时间没人坐,邻座又是个美女,很快就有个眼镜男走过去一屁股坐了下来。

    班花马上不装睡了,睁开眼说了几句什么,大概是说这里有人,不让他坐。眼镜男很不情愿的走了。

    过了五分钟,又有个猥琐老头想坐,同样被班花赶走了。她忍不住站起来向这边张望,显然是在疑惑我去了哪里,怎么一直不见踪影。

    我大模大样的向她走去。班花一看到我回来,立刻又坐下装睡,而且还故意侧身背对着我,一副誓不理睬的架势。

    呵呵,有意思……继续装吧,看谁耗的过谁……

    我一发狠,又回到了车厢过道处,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又有四五个人先后试图落座,都被班花赶走了。一直到有个秃头瘦子出现,嬉皮笑脸的跟她胡搅蛮缠,说什么都不肯走。

    班花急了,向列车员求助。但瘦子抱着肚子做痛苦状,以拙劣的演技扮起了病人,列车员一时间也无可奈何。

    虽然这本就是我期待发生的情形,但看到这种无赖的嘴脸,我心里也真的挺生气的,二话不说的奔了回去。

    座霸都是欺软怕硬的,我亮出车票一声断喝,瘦子就被镇住了,嘴里小声嘀咕着,悻悻然的走开了。

    “你死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出现?”

    班花再也无法装睡了,气鼓鼓的瞪着我娇叱。

    “去洗手间蹲大号。”我一本正经的说。

    “你便秘吗?蹲半小时了都!”她恨恨的挖苦,“你怎么不掉进茅坑里啊?”

    “没有半小时呀,顶多也就十分钟。”

    “胡说!你三点刚过就去了,现在都三点半了!”

    “咦,你怎么知道我几点去的?你不是睡着了吗?”

    班花一时语塞,咬了咬嘴唇,用胳膊肘狠狠的撞了我一下。

    我痛的啧啧作声,心里却很愉快。这种下意识的肢体举动越多,她在情感上就会不知不觉陷的越深,最终不能自拔。

    “你要是不开心就打我吧,只要别不理我就行。”

    我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握住她的手臂,又往我自己小腹捶了两下。

    “我愿意奉献出我纯洁的肉体,让你任意蹂躏。”

    班花又好气又好笑,呸了一声:“你纯洁个屁!我看全班那么多男生,就属你最坏!”

    经过这么一闹,班花不好意思再装睡了,也没法再摆出冷淡的姿态不理人。我趁机鼓动如簧之舌,一连说了好几个笑话来调节气氛。

    她竭力忍住没有笑出声来,斜睨着我冷哼:“你撩妹的技术很不错嘛,用这一招骗了多少妹子了?”

    “没有啊,一个都没有。我是个对感情很认真的人。自从离婚之后,我的感情生活完全是一片空白,一直到和你重逢。”

    我没有撒谎。对感情我非常认真,但对性爱我很随便。这两者并不矛盾。是男人都懂。

    “信你才怪!”

    话虽如此,班花的脸色缓和多了。呵呵,女人就是女人,就算明知是甜言蜜语,也爱听。

    接下来她话锋一转:“对了,你为什么会离婚?能跟我说说吗?”

    这是她头一次打听我的婚姻,我一时摸不清她的用意。不过,早在我决定要把她带上床的那一天,我就已经考虑过,当她问到这个问题时应该怎样回答。

    这是所有男人泡妞时必做的功课。答案不能完全真实,但也不能太假。虚实的比例只能自己拿捏。

    “说来话长,我和我前妻是在美国留学时认识的。后来我们回国办完婚礼,我本来想带她一起在F市定居,以我家的人脉,为我们俩各自安排一个铁饭碗不成问题;但她是帝都人,又是独生女,说不愿意离开父母,所以我就跟她一起去帝都了……”

    这话只有一半真实。我之所以选择去帝都,更主要是我自己想到一线城市去打拼、磨炼一番,而且公司的总部在帝都,升职的机会也较多。

    隐瞒这一点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为了塑造一个“肯迁就爱人”,甚至不介意做上门女婿的好男人形象。

    第二是巧妙的向她暗示,我并不是那种对铁饭碗趋之若骛的人。由于班花的老公是公务员,不单自己过份追求稳定,还打击了她对梦想的渴望,她对“铁饭碗”有种本能的厌烦情绪。我表现的跟她老公完全相反,可以进一步增加她对我的好感。

    “你对她挺好的呀,为什么还会离婚呢?”班花的语气有点酸溜溜的。

    “因为真正在一起生活才发现,南北差异不是那么容易克服的。”

    我苦笑着举了好几个具体的生活例子。光是饮食方面,我们就有诸多截然不同的习惯。

    班花和我是同乡,我们的生活习惯基本一致,她自然理解我的苦恼,边听边深有感触的附和,说现在分管她的教务长就是个北方人,口味特别重,每次聚餐叫的菜她都不爱吃。

    总而言之,许多小事积累而成的矛盾,毁掉了我的婚姻。这是非常合情合理的解释,班花接受了我的这个说法。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我天性喜新厌旧,对婚姻生活很快就厌倦了,多次在网上搞一夜情,不慎被前妻发现了。她一怒之下提出离婚,我正中下怀当即同意了。

    “那么,你还会想……再婚吗?”

    班花用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随口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知道在这个问题上绝对不能有丝毫迟疑,惟一正确的回答只能是这句话。

    “如果对象是你,我肯定想!”

    班花的脸红了,啐了我一口,假装很不屑的表情。

    但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来,她对答案很满意。

    谈谈说说之中,动车向前飞驰,于傍晚到达了F市。

    走出车站,我邀请班花一起吃晚饭,她婉言谢绝了,说早已和父母说好了今晚回娘家聚餐。

    我没有勉强,把她送上了一辆的士,为她拉开后座车门。当她准备上车时,我忍不住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用这个亲昵的动作道别。

    班花转身甜甜的一笑,然后不动声色的踩了我一脚,痛的我差点跳了起来。

    下一秒钟,班花蓦地神色大变,就像见了鬼似的,慌里慌张的钻进的士,不等我明白过来,就催促司机开车绝尘而去。

    我愕然,一边坐上另一辆的士回我自己家,一边发微信问她怎么了。

    她的回复是一连串“疯了”的表情符号,再加上一连串的“抓狂”。

    ——你没看到吗?有个熟人刚才就在旁边。完蛋了!

    我说我没留意,是哪个熟人?

    ——我们学校的姚老师!当初教过我们的,你忘啦?

    啊,原来是她呀!

    我心里泛起一股复杂的情绪,许多尘封在内心深处的往事,犹如过电影般冒了出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很多读者都说太快推倒班花了。或许是因为,我过往的作品,女主角都是铺垫了很久才推倒,所以大家对这本书也有同样的期待。

    其实,若以时间线来计算,从第一章开始,男主角已经花了大半年时间,用了许多阴谋诡计来达到目的。只不过,其中一些过程我略写了,甚至是一笔带过。

    若我按照以前的手法,将这些过程全都详细展开来写,在这个过程中让班花慢慢沦陷,可以拖个二十章都不成问题。但是我不想这么写了。

    一来是因为精力衰退,吃不消了。二来,在这部作品中,我投入最多心力去写的人物并不是班花,而是即将出场的另一女主角。

    to drawer00和J5281690:当然不可能是女调教男。

    to 茶抹:过几年再看,说不定口味会变重的。

    to 微嗔:谢谢你的推荐。目前这些并不是肉戏,只是前戏而已。

    to 小马哥:可惜那本书卖不好,只能草草结束。

    to 四字真言:暂时保密。

    to huhuhufeng:一年不算久,我曾花三年泡一个妞。

    to nau:正常,太期待就容易秒射。书名下一章就会解释。

    to lunjunjie:其实是因为,我自己对动作已经找不到感觉了。

    to 凛冬将至:对。

    to Sophie:不愧是最了解我的美女。

    to madridista和隐藏射手:有。

    to 6800121ok: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to 195386388和天马行空29:确实如此。

    to 17909ee:谢谢你写了这么长的回应。若我年轻十岁,或许就会写成你说的这种架构,但现在实在是精力有限,吃不消了。不过,这本书仍然会有一些独特的地方,看下去就知道了。最后,希望有一天也能看到你自己写的作品。

    to ppp123:聪明的女角还未出场。

    to p570411712:不是。看下去就知道了。

    to 幽煌:花样可以虚构,心态绝对真实。

    to 覆雨翻云:可以看看屁股以外的部位。

    to maj:确实冷门。
發表於 2019-5-1 01:47: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任中杰啊
發表於 2019-5-1 02:09: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终抹不去当年《中学校园秘闻录之追艳记》带来的心灵震撼
發表於 2019-5-1 03:02: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早泄的主角,差点笑场,很难得,又很真实。
發表於 2019-5-1 03:02:46 | 顯示全部樓層
如果是姚老师也太重口了吧。。。我觉得这个姚老师应该只是个龙套而已。。。
感觉上班花的态度让我颇为迷惑。。不知道是不是我直男本性难以理解,我觉得跟班花的第二次有些,太过容易了。前一晚的冷淡自责这么容易消退的吗?第二天起来就再来一炮,那之前也没必要产生这么重的罪恶感吧。。而且再打一炮以后班花立刻又变得冷淡许多实在是感觉。。“这班花怕不是吃多了春药,一边心生负罪一边满足自己”
不过秦大的小说都是追求方法论的啊,对付女人就像玩文明一样精密,设计让女人落入无所依靠的状态,令她产生对自己的依赖;加重她经济负担但是表现出自己能解决她的问题,令她有求于自己,使她心态先天上就低了一头;又或者是用以前的回忆告诉她自己对她很看重,弥补之前略有轻佻,塑造自己被她吸引情难自禁的形象。
越是想越是觉得这主角套路深的很,和很多纯情小生形成鲜明的对比。。话说标题的床道受业是不是隐含了主角的套路是一种对读者的授业?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秦守 + 3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 03:23: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节奏慢有铺垫,推到套路好深
發表於 2019-5-1 04:24: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会有调教部分吗,冰峰里的小女警攻心描写很让我佩服
發表於 2019-5-1 04:38:44 | 顯示全部樓層
秦大的文章看着确实舒服,对女性心理的描写令人佩服
發表於 2019-5-1 07:26: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有哪位兄弟可以告诉我,我的积分有50多,但为什么还看不到隐藏的内容呀,心急如焚
發表於 2019-5-1 08:04: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赞赞赞
發表於 2019-5-1 08:23:06 | 顯示全部樓層
勾女有术,学习了
發表於 2019-5-1 09:00:05 | 顯示全部樓層
这是一部生动描写现实的霍批纪实小说,因为真实,所以代入感很强。
發表於 2019-5-1 09:08:08 | 顯示全部樓層
细节处太动人了,特别是心里描写
發表於 2019-5-1 09:27:17 | 顯示全部樓層
支持秦大!
發表於 2019-5-1 09:37:46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像转折有点快吗 突然容易好多的样子
發表於 2019-5-1 09:50: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主角的性格是喜新厌旧,不会结局得到2女后就...
發表於 2019-5-1 10:15:19 | 顯示全部樓層
先赞一个
發表於 2019-5-1 10:30: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性,男人女人都不知道珍惜现在
發表於 2019-5-1 10:46:56 | 顯示全部樓層
昨晚就再等PO了,今天不負眾望。
發表於 2019-5-1 11:21:59 | 顯示全部樓層
寫得很好,速度很好,不慢了,謝謝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19-5-22 23: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