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罗森新作《碎星物语》上架!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1625|回復: 47

窃玉 第二十九章 兄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1 20:56: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六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根本不必走近,南宫星就能感受到紧绷的气氛,早已一触即发。

  但唐远秋泰然自若,不紧不慢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小石子,夹在指间轻轻一晃,
沉声道:“就只有这些人了么?罗捕头。”

  他的嗓音略带沙哑,但浑厚有力,仿佛在宽阔的胸膛中产生了回响。

  罗傲拿出一块手帕,缓缓擦去额上的血,不紧不慢道:“唐门这是要公然造
反么?”

  唐远明与唐远图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唐远秋大笑三声,讥诮道:“你不必拿唐家来压我,我唐远秋素来一人做事
一人当,你想定我一个谋逆,也要看你罗捕头算不算是皇亲国戚。”

  他双目一瞪,喝道:“无关人等,不想受伤的都给我退开!我今日只要这姓
罗的给个交代,旁人不论!”

  罗傲依旧是平缓无波的语调,只有唇角显出几分冷冽,“我受镇南王府请托,
统管此案,你对我不满,便是对王府不满。王府为朝廷镇守西南,你对王府不满,
自然就是对朝廷不满。江湖草莽对朝廷不满者,其罪当诛。”

  最后一字掷地有声,墙上那些弓弩登时拉满,紧弦之声绵延一线。

  “我家丫鬟脸上那每人一刀,就是你统管此案的手段?”唐远秋面色不变,
右臂一扫,电光火石般动了一下。

  那些差役只觉眼前一花,嗤嗤风声扑面而来,嘣嘣咔咔一串脆响,所有弓弦
皆被打断,所有弩身都被打裂。

  几支弩箭飞射而出,也都在半途被石子打落。

  这一手暗器功夫返朴归真,挥洒间无迹可寻,南宫星看在眼里,心道即便是
大搜魂手,全部接下也并非易事。

  当年唐远秋与他娘还能算是不相上下,十五、六年过去,两人的武功,怕是
已不可相提并论了。

  罗傲不退反进,上前一步,气定神闲朗声道:“如今文曲已确定就在唐家堡,
他与其党羽皆擅易容改扮,不出此下策,难道要让四位公子步世子后尘么?”

  唐远秋怒道:“你出了这狗屁的下策,难道就抓出七星门的人了?”

  罗傲微抬下巴,冷冷道:“当然,如今已有两个易容疑犯被收押,所用易容
术配合着秘制肉胶,黏在脸上的皮不划一刀根本看不出来。唐远秋,你还有何指
教?”

  这一下大出南宫星意料。

  唐远秋也显得颇为错愕,奇道:“当真?”

  罗傲负手而立,朗声道:“我身为此案督办,难道还要信口雌黄?唐远秋,
你若不信,找二公子要份手谕,我自然请你看个清楚明白。你若在此纠缠不休,
莫怪我将你就地法办。”

  唐远明轻叹口气,上前作个长揖,哑声道:“罗大人,家中兄长鲁莽,多有
冒犯,我们兄弟过后必定负荆请罪,还请万万海涵。”

  “唐远明,你不必急着代我道歉。”唐远秋袍袖一拂,沉声道,“我刚才便
已说了,唐远秋一人做事一人当。你缉拿凶犯对,但伤及我家如此多的无辜下人,
就该给个说法!”

  罗傲面无表情,冷冷道:“一些奴籍贱民,卖身于此的价钱也超不过五两银
子,为办案略有牺牲,要什么说法?二公子恩准无嫌疑者每人赔付十两,倘若有
心,自赎都也够了,一刀换来不必一辈子在此做牛做马,任人欺凌,很不值么?
亦或是,你有什么更好的法子?”

  唐远秋怒目而视,道:“这一刀如此狠毒,破相极重,纵然自赎,又有什么
好日子可过?”

  罗傲不屑道:“你不妨下去问问,你家哪个丫鬟对十两银子赔偿还觉不满的,
叫她过来找我,我为她安排将来的出路。这世上有的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讨不到
老婆,只要她不嫌日子辛苦,我包她有男人可嫁。”

  他斜目一瞥,神情鄙夷,“你暴跳如雷,不过是因为她们是你家的私产,一
刀破相,令你面上无光罢了。所谓正道名门,不过如此。”

  南宫星在心中叹了口气,来时的涌动热血,透底而凉。

  即便罗傲的话有几分强词夺理,但他至少有一点说得没错。

  对这些卖身为奴的苦命人来说,十两银子,换破相一刀,是很难拒绝的交易。
更不要说,还有协力查案的大义在上,名正言顺。

  但唐远秋仍不肯善罢甘休。

  他冷笑一声,道:“罗捕头,你查遍了我家的下人,那你自己呢?这种证明
清白的法子,你不来做个表率么?我怎么知道,你就是罗傲,不是七星门文曲的
心腹部下?或者,正是文曲本人?”

  南宫星屏息凝神,只等着罗傲答复。

  若文曲已经身份败露,罗傲必然会拿来证明自己清白。

  可答案让他很失望。

  罗傲只是道:“若人人皆受怀疑,便要人人挨上一刀么?”

  看来,文曲还没找到。

  南宫星略一沉吟,心中又生疑窦。

  是没找到,还是……另有隐情?

  可已经到了嫌疑人的脸都被削掉一半,无关人等均要挨上一刀的程度,哪里
还有办法藏住易容者的身份?

  难道文曲其实一早就以真面目进了唐门?

  他正自思忖,唐远秋已缓缓道:“人人挨上一刀当然不必,那也非我所愿。
但我现在怀疑你,你是不是该给个交代?”

  罗傲不屑一笑,道:“如此说来,若我怀疑你呢?此次办案唐门之中只有你
反应最大,一来便伤了十余名官差,且你多年不在唐门任职,只是有任务的时候
才帮忙出手,说你有嫌疑,不是理所当然么?”

  “好,你怀疑我,我便给你个交代。”唐远秋大笑一声,足尖一挑,已将地
上一个衙役腰刀勾起半空。

  他出手一抓,反挥回来,眨眼间血花四溅,那张颇清俊的脸上,登时便多了
一道皮肉外翻的狰狞血口。

  当即,惊声四起。

  罗傲一直波澜不惊的神情,也终于起了变化。

  “到你给我这个交代了。”唐远秋将染血腰刀往地上一丢,脸上的血也不去
擦,一双怒火熊熊的眸子,只死死盯着罗傲的眼。

  “你要的是个交代么?”罗傲冷冷问道。

  唐远秋面上杀气四溢,沉声道:“你给的是交代,我要的是公道。”

  罗傲环视一圈,周遭唐门已有不少弟子到位,南宫星身后四大剑奴等人也已
到了,江湖武人与朝廷干将,眼见便成了泾渭分明的双方,正当中,便是楚河汉
界般屹立的唐远秋。

  “好!”罗傲突然低喝一声,反手抽出身边一个差役佩刀,明晃晃的刀光一
闪,尖头已刺入自己面颊,“唐远秋,这一刀并非我自认有错,而是我敬你三分,
给你你要的公道!”

  他每说一字,那刀尖便划下几分,猩红鲜血顺着刀口汩汩流下,话说完毕,
那伤也自眼角一路延到了唇畔。

  他拿出手帕,擦净刀尖,缓缓插回身边差役刀鞘,抖开,换过一面,轻轻按
住伤口止血,冷冷道:“你可满意?”

  “好,罗大人,此案你若有什么差遣,知会一声,唐某愿意效劳。”唐远秋
冷冷回道,拂袖便走。

  几个公门高手不忿,怒目而视。

  罗傲抬手拦住,漠然道:“不妨事,查案要紧,将伤了的弟兄抬进来,请唐
门找人医治。”

  他转身走出几步,扭头又道:“唐远图,外姓弟子明日开始过堂,他们要不
要一刀验身,你来堂上与我一起定夺。我只有这一张脸,应付不来第二个唐远秋。”

  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道清朗声音,“罗大人,人人脸上割一刀,能有什
么用处?易容改扮早已清查过不知几次,你当真要将唐门与此地公差的关系,搞
到水火不容么?”

  罗傲扭头,冷冷道:“何人在此妄言?”

  南宫星迈上一步,不卑不亢道:“不敢,正是区区小民。在下不才,也曾帮
玉捕头抽丝剥茧,暂且洗脱大罪。”

  “但如今管事的是我,不是玉若嫣。”

  “管事的是谁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办事的不能乱了阵脚。”南宫星盯着罗
傲双眼,朗声道,“的确,文曲和其党羽就在唐家堡这片地方。可这里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山上山下里外数千人头,你如何才能斩尽嫌疑?”

  “我不说空话,你若有法子,便说,没有,不要浪费罗某时间。”

  南宫星要的就是这个时机,他趁诸人都在,高声道:“我有一名帮手,也通
晓一些摄心迷魂的法子,与其漫无目的在全唐门的人中惹是生非,为何不拿出收
缴的那些乱心灯,让我带着帮手,先去审审嫌疑较重被你关起来的那几人呢?”

  罗傲冷冷道:“你的帮手?”

  南宫星将霍瑶瑶拉到身边,道:“就是她,罗大人若不信她的本领,可以取
些乱心灯,找位你信得过的心腹,试试便知。”

  霍瑶瑶壮着胆子挺直腰杆,小声咕哝道:“主子,我……我可还没这么拿本
来面目在一大堆六扇门鹰爪孙眼前晃荡过呢……你别害死我哟。”

  罗傲盯着霍瑶瑶看了片刻,缓缓道:“她如何能算清白?谁能担保得起?”

  南宫星微笑道:“她是否清白并无太大干系,因为她施展手段的时候,我会
在旁,罗大人如果不忙,也可在旁,众目睽睽,结果如何大家眼见为实就好。”

  说话间,唐炫已悄悄离开人群,追着唐远秋去了。

  唐远明走出两步,附和道:“我觉得可行。南宫星是我外甥,可算是唐门自
家人,他身为痴情剑的高徒,断然不会是七星门走狗,唐门愿意信他。”

  唐远图哈哈一笑,道:“不错,我也觉得这法子甚好,南宫,过后你和你的
小娘们要是不忙,也来审审我抓的那群混账东西,看看天道那帮龟孙,到底安的
什么心。”

  唐门的态度,显然已由两位掌事表明。

  但罗傲似乎还是没有退让的打算,他神情虽凝重几分,目光却依旧坚定如铁。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厌恶江湖人的帮助,还是另有什么隐情。

  就在罗傲口唇微动,似乎是要出言拒绝之时,一个身影忽然飘然而至,在半
空腾云驾雾般一翻,使个漂亮轻功,稳稳落在墙头,笑道:“怎么的,罗傲,别
人要帮忙,你一个劲儿地推三阻四,我们兄弟几个的安危,你到底是上不上心呐?”

  本以为来了断争执的会是二公子,不料先一步到此的,却是五公子武烈。

  他居高临下扫了霍瑶瑶一眼,不等罗傲回应,便不忿道:“南宫星,本公子
到底哪点不如你?怎么你随便请个帮手便是水灵灵的丫头,你肚子里长着磁石,
专吸好看姑娘不成?”

  霍瑶瑶急忙缩到南宫星身后,躲开了武烈那炯炯有神的目光。

  “我八岁算命,相师说我这辈子好运多,大劫多,运是桃花运,劫也是桃花
劫,合该我为了心仪姑娘四处奔波,为她们两肋插刀。”南宫星听他有相助之意,
口气也柔软许多,拱手笑道,“如此也并非都是好事,在下处处受牵绊,可不如
公子这么洒脱。”

  武烈大笑三声,道:“少来这套,随你送多少高帽,我也不会服气的。要不
是我身份在这儿,不方便行走江湖,一定比你更能招蜂引蝶。”

  南宫星忍不住笑道:“公子莫非觉得招蜂引蝶是什么好话?”

  “话好不好,看说在什么地方,你我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招蜂引蝶算是求仁
得仁,有何不可?”武烈跳下院墙,转头看向罗傲,“姓罗的,本公子觉得南宫
星的馊主意马马虎虎还能凑合用,你怎么说啊?”

  罗傲唇角微微抽动,面颊略绷,却不敢发作,只能拱手道:“属下仍有担忧。”

  武烈摆摆手,“那你忧你的,我回头去找玉若嫣,我们几个查,你把那帮嫌
疑重的都给我备好咯,本公子提人的时候要是不顺,第一个便来找你。”

  罗傲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却只能低头应道:“是。”

  南宫星见状,暗暗感慨,官场比起江湖,果然还是水深得多。难怪师父常说
师公不易,比她打理如意楼要凶险艰难数倍不止。南宫星那时当然不信,如今,
才隐隐有了点感触。

  武烈脸上神情才刚露出几分得意,罗傲又抬起头,朗声道:“此事干系重大,
还请五公子容许,属下要先向二公子禀告一声,方能定夺。”

  “拿二哥压我么?”武烈面上一寒,一股逼人气势从神情中透出,“罗傲,
你来了这儿之后,越发没大没小了啊。”

  罗傲仍道:“若是不先禀告二公子,越权允诺,才是没大没小。”

  武烈忽而抬手,啪的一声脆响,在罗傲没受伤的那边脸颊打了一记耳光。

  此时围观人群比方才只多不少,见此情景,惊愕抽气声此起彼伏。

  罗傲的脸被抽得扭开,斜看着旁边,满眼愕然。

  武烈甩了甩手,笑道:“连这个一起禀告二哥吧,看看他最后如何定夺。”

  南宫星大惑不解,完全不懂为何会有此一出。罗傲即使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
这种下马威,也更像是纯粹的生事挑衅。

  罗傲缓缓将头摆正,双唇紧抿对武烈欠身行礼,一言不发,转身大步离去。

  武烈目光一扫那些兵卒衙役,冷冷道:“怎么,你们在这里刀枪棍棒举着,
是要为你们罗捕头讨个公道么?”

  那帮官差急忙将手中兵器收起,纷纷口称不敢,单膝跪地不再抬头。

  “哼,总算耳根清静了。”武烈转身站到门前,不屑道,“这种人,脸上动
刀子不觉得疼,撕了他面子才知道痛。看他能不能记住这个教训,再下令给人脸
上动刀的时候,能记起本公子这一巴掌。”

  原来他也是来替挨了刀的下人们出气的么?

  唐远明一抱拳,疲倦道:“公子费心,唐门上下感激不尽。”

  这场风波看似就此消于无形,但南宫星总觉得,罗傲此举背后,必定还有什
么深意。

  到了此时,还能被揪出来的易容下人,恐怕并不能带来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比起那个,他更在意被削掉半张脸颊的那四个丫鬟。

  先前他一直觉得,紫苏、紫萍、苏木和苏叶这四个之中,必定就有文曲冒用
的那个身份。

  可若是这四人都被削掉了半张脸,那如何精妙的易容术,恐怕也再难掩饰本
来面目。

  那文曲究竟去了哪儿?还是说,中间已经悄悄掉包,将被顶替的丫鬟换了进
去,替罪魁祸首受了这削面酷刑?

  诸多疑云在眼前,南宫星也顾不得那么多,看人群将散,命四大剑奴护送唐
昕和霍瑶瑶回房,自己则在旁垂手而立,静等着武烈与唐门两位掌事说完。

  “怎么,南宫星,你还有事?”目送两位掌事离去后,武烈看向南宫星,眸
中精光闪动,笑道,“我可想不出,你我之间,还有什么私事好谈。”

  南宫星拱手道:“在下实在不知,何时与小公子结了私怨。”

  “哈,”武烈讥诮道,“你装傻的本事,和我几位哥哥快有的拼。我看中的
女人,是你的,这还不够么?要么你今天让雍素锦来伺候本公子一夜,此后本公
子与你把酒言欢,不在话下。”

  南宫星微微一笑,道:“小公子此言,倒像是想试试在下的功夫啊。”

  “怎么,你还敢对本公子出手不成?”武烈口中说着,忽的一声,右拳已向
着南宫星面门打来。

  “好大的江湖气,你当真是王府公子?”南宫星皱眉反问,抬掌一拨,靠情
丝缠绵手将这拳带偏消解。

  “要不你问问我老子?”武烈哈哈大笑,被格开的手臂猛然运力一震,跟着
双足腾空而起,向着南宫星就连踢数脚。

  斗嘴无益,南宫星仍用情丝缠绵手化解,脚下踩着步法腾挪后退。

  可武烈的功夫的确有些扎手,虽然一看就是惯使兵刃的,此刻赤手空拳一样
打得虎虎生风,势大力沉。

  情丝缠绵手精妙有余力道不足,变招数次之后,南宫星不得不聚精会神,转
为大搜魂手对敌。

  武烈笑道:“好,不愧是唐门后代!”笑声中,招数一变,中宫直进,比此
前竟又刚猛几分。

  然而南宫星此刻已经看出,与他类似,武烈所学极杂。

  杂,则不精。

  同样不精,但他自幼经姨娘和亲娘的医毒两道协力用药,又有师父亲传阴阳
隔心诀夯实根基,内功可不知要胜出多少。

  担心切磋之中对方可能突施冷箭,吸取了当初柳悲歌的教训,南宫星单足后
撤,沉声低喝,周身内力转瞬间流转变化,由阴至阳,手臂筋肉坟起,一招落日
神拳劈面打去。

  武烈明显吃了一惊,双臂抬起一封硬挡。

  砰的一声,他双臂衣袖被刚烈真气震碎,如彩蝶舞动四散纷飞。

  他也被震得向后连退数步,双眼一瞪,笑道:“好,要得就是动真格。你内
力霸道,别怪我用兵器。”

  话音未落,他呛的一声抽出腰间寒光闪闪的长剑,一挺刺来。

  这剑势迅疾狠辣,浑然不似王公贵胄家中会教授的武功,倒比寻常江湖人的
杀气还要重些。

  南宫星早已习惯空手对白刃,落日神拳也并不畏惧什么剑法,刚猛真气运在
双臂,当的一声先将长剑震开,错步上前一拳打出,带起罡风犹如利刃。

  被这么一拳打中,比中剑好不出多少,武烈急忙回剑自救,反撩南宫星肩头。

  南宫星低喝一声,功力外放,突前进击。

  嘭!

  一声闷响,武烈回封胸膛的左手如遭锤击,右手长剑都拿捏不稳,被南宫星
真气震开,喉头一甜,脚下离地寸许,向后飘开数尺,腿窝一软险些立足不住。

  他急忙长吸口气,压下翻涌气血,笑道:“不愧是如意楼少主,阴阳转换好
生厉害。”

  “阴是阴,阳是阳,不过能自如转换而已,有什么厉害。”旁边突然传来一
句不屑评判,音声慵懒酥柔,一听便知,四公子身边那位轻罗,到了。

  武烈收剑回鞘,“哟,那你说说,什么才厉害?”

  “自然是阴阳融合,不分彼此,随心所欲。”轻罗从花园走出,仍穿着宫装
长裙,头饰繁复,若不是口中所说与曾经所见,分明更像是个将要奔赴王公盛宴
的美妇。

  她并非空口白话,樱唇开合同时,那双柔白手掌从流水般的衣袖中斜斜一探,
将地上两片落叶凭空吸起。

  旋即,就见她十指轮拨,如在弹奏无形之琴,那两片落叶飘在掌下尺许,悬
空不住转动,就在南宫星与武烈眼前,两片叶子从中分开两半,一半渐渐结上一
层寒霜,一半渐渐冒出青烟,左右四半,对应位置还两两相反,简直像是在变戏
法一样。

  转眼间,左下右上两个半片火星一跳,焦黑燃起,左上右下两个半片覆霜碎
裂,纷扬洒落。

  这一手惊世骇俗的绝技露罢,轻罗皓腕一转,提起曳地长裙,款款走过武烈
玉南宫星中间,娇笑道:“这次可记住了,什么才叫厉害。今后,可莫要再打四
公子的主意,否则,四公子心慈手软,我可是最毒的妇人心。”

  南宫星心中暗暗一惊,自忖莫非母亲就是去找轻罗试探深浅,被误会要对四
公子不利而落败被捉?

  轻罗这手功夫的确配得上她所说的阴阳融合随心所欲,他仔细回想,即便是
认识的前辈中,能与她匹敌的也超不过一手之数,而且,胜败犹未可知。唐月依
若是正面与她交战,胜算绝到不了二成。

  可他一眼望去,武烈的眼神也变得颇为复杂,像是被震慑到的样子。

  南宫星等轻罗走远,轻笑一声,主动道:“这话,也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武烈冷哼一声,道:“你一介江湖草莽,能对我四哥有什么威胁?自然是说
给我听的。这女人功夫深不可测,还长得挺美,看来艳福,我也比不过我四哥。
他娘的!”

  他愤愤骂了一句,瞪眼看向南宫星,“你喝酒么?”

  南宫星本打算与唐远秋共饮一杯,但想到唐炫就在那边,不禁有些头痛,便
笑道:“不爱喝,但也从未醉过。”

  “去我住处喝一杯?”

  “不必带谁的话。”

  “带你奶奶的腿。”武烈笑骂一句,“我就是请你喝花酒,也不必你自带娘
们啊。走不走?”

  “走。”

  南宫星并不太相信酒后吐真言那一套。

  但凡有些内功底子的,想要不喝醉实在是太过容易,而且,喝醉了也不说真
话,他爹就擅长得很。

  所以他并不觉得和武烈喝酒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他答应下来,单纯是觉得有趣。

  如果武烈并非镇南王府的公子,也并未卷入到此次事件之中,他兴许还会努
力尝试交个朋友。

  可惜,如今他们只能坐在一起,单纯地喝酒。

  唐门原本为公子安排着伺候的奴婢,武烈这种风流小哥,当然要了两位侍寝
陪酒。

  但罗傲将她们的脸也毁了。

  这想必就是武烈当众给他那一耳光的原因。

  那两个婢子还在,只是都将长发散了半边,挡住了受伤面颊,为他们倒酒的
时候,也都在强忍着泪。

  几杯下肚,武烈将手伸进身边那个奴婢发丝之间,轻柔抚摸着内里伤疤,柔
声道:“你们放心,本公子说了会为你们出这口气,就一定做到。那一耳光,算
是定金。”

  “奴婢不敢。”那丫鬟急忙低头,颤声道,“奴婢只是想着能伺候好公子而
已。”

  南宫星略一抬眼,轻声道:“小公子难不成还要杀了罗傲么?”

  “一条乱咬人的狗,杀便杀了,有何不可?”

  “可二公子如今不信玉若嫣,追查文曲与天道之事,还要仰仗罗傲指挥。”

  武烈冷笑道:“你们江湖不是人才济济么,少了个罗屠夫,就只能吃带毛猪?”

  南宫星淡淡道:“我自然是不想吃罗屠夫的猪,可如今这里最大的,不是你
二哥么。长幼有序,你也没办法不是。”

  武烈的神情变得微妙几分,端起酒杯缓缓灌下,哈哈一笑,道:“家里兄弟
哪个不知道长幼有序,嫡庶有别,谁还真当回事不成?你不必费那力气试探套话,
我们兄弟放着王府的好日子不过,跑来这江湖草莽的地盘,你真当是来给大哥报
仇的么?”

  南宫星静静喝下一杯,没有开口。

  武烈知道本该只有天道少数人才知道的事,南宫星不信他与天道会毫无干系。

  可具体到什么程度,南宫星完全摸不到头绪。

  索性就只是喝酒。

  空坛子撤下去六个,月亮渐渐上了树梢,二公子的部下,终于过来传话,请
武烈过去见面。

  “要一起去么?”武烈拨开头发,往身边丫鬟伤疤上亲了一口,拿起酒杯喂
她喝下,笑问南宫星。

  南宫星略一沉吟,道:“可二公子并未传我。”

  “我带你去,不必他传。”武烈站起,看似醉意上头,双眸却清亮澄澈,看
来再灌三坛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好,那我便跟你走一趟。”

  大概是为了管理查案事宜方便,二公子武平搬去了唐远书平日处理门派事务
的院子,距离其他几个兄弟的住处都不太远。

  南宫星跟着武烈进去,一眼就看到四公子武瑾也在屋中,靠着软榻,脚边放
着半圈暖炉,轻罗依旧如靠垫一样环抱他护在身后,明眸流转,暗含警告地瞥了
南宫星一眼。

  武平看见南宫星,并未有多意外,淡淡道:“你也来了,正好,省了我的功
夫。”

  南宫星环视一圈,除了三位公子,门主唐远书与夫人也在,唐行泽与另一个
年轻人随侍在侧。

  那人南宫星此前并未见过,看上去相貌平平,和和气气,脸颊笑纹颇深,一
望便心生亲切。

  玉若嫣站在武平身后,面无表情,身上依旧没有带着兵器,星眸暗淡,好似
珍珠蒙尘,失却光华,令人心疼。

  他大致打量过屋内格局,拱手躬身,朗声道:“草民鲁莽,不请自来,多谢
公子海涵。”

  武烈大马金刀往椅子上一靠,拍拍身边座位,眼睛一翻,道:“我带你来的,
不必别人海涵。坐。”

  此前素有传言说镇南王五子性情顽劣,由此看来,倒也未必都是伪装。南宫
星看一眼武平,见他并未发作,便顺势落座。

  厅堂内一时间无人说话,随着诡异的静谧,无形的压力如雾弥漫,笼罩在各
人心头。

  南宫星仔细观察,深思熟虑,收起肚子里的话,也跟着一起当上了闷葫芦。

  等垂发遮面的丫鬟上来换了一轮热茶,武烈第一个按捺不住,大声道:“二
哥,你瞧见了么,刚才给你端茶倒水的姑娘,好好的脸,就这么挨了一刀。”

  武平轻声道:“我自然也是心痛的。只不过此事,怪不到我,也怪不到罗傲
头上。”

  “哈,”武烈一拍扶手,道,“那要怪谁?怪那把刀么?”

  武平长叹口气,道:“罪魁祸首,自然是借大家为掩护藏身的文曲。五弟,
若是有祸害王府的极其危险之徒隐藏在一批下人中,一时间分辨不出,为了王府
安危,你会如何做?”

  “都轰出去,卖往别家。”

  “可那恶徒一旦得到自由,便会酿成大祸。”

  “那就都关起来,扔进地牢养着。”

  “几百号人,养不起。”

  武烈面上一红,大声道:“那你就要都杀了么?父王治军令行禁止,治民宽
厚仁和,镇南王府统领西南五、六十年,几时有过草菅人命的恶名!”

  武平淡淡道:“罗傲并未滥杀一人,如何能叫草菅人命?此事的确对无辜下
民颇有损伤,我已发函请示父王,在原本一人十两的补偿上,另加明珠一颗,就
从我今年诞辰父王的贺礼中取用。”

  “哼,”武烈不屑道,“财帛动人心,最后还是这套。”

  “你要的公道保障不了他们今后的生活。”武平耐心十足,缓缓道,“我已
告知罗傲,余下弟子不必再用这种极端手段,玉若嫣说得对,文曲的范围,就在
这些下人之中。”

  武烈一挑眉,道:“那你们岂不是应该找出来了?下人的脸都已经划过了,
那两个易容的,哪个是文曲啊?”

  “都不是。”武平摇头道,“那两个易容被揭破的,趁人不备,吃了一口脸
上的肉胶,服毒自尽了。”

  不等武烈瞪眼发作,他马上又道:“但南宫少侠既然带来了好帮手,就从嫌
疑最大的人开始,一个个清查过去吧。此次收缴的乱心灯分量很足,我相信,以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武烈就像存心抬杠一样,当即搬出了罗傲的观点,“可谁能保证那个帮手就
不会出问题?”

  武平看向南宫星,微笑道:“南宫少侠,你愿为你的帮手担保么?”

  南宫星还未开口,武瑾却在旁道:“二哥,我相信小星不会看错人,不如,
我来为他找的帮手担保吧。”

  武平眼中笑意更盛,柔声道:“没想到,四弟也和南宫少侠有几分交情。”

  “不过一面之缘。”武瑾靠在轻罗身上,浑不在意周遭目光一样用掌心轻轻
摩挲着她的大腿,懒懒道,“但若没有他卖力洗脱玉若嫣的嫌疑,此案如今已经
结办,玉若嫣也早就含冤而死。若说这诺大唐门的可用之人里,有谁绝对不可能
跟文曲合作,那便只有他了。”

  武烈冷笑道:“四哥这意思,玉若嫣也不可信咯?”

  “三哥中毒中得蹊跷,显见此次的幕后黑手,仍在对玉若嫣有所图谋。既然
如此,让她适当避嫌,也是为了她好。”武瑾半垂眼帘,道,“难道,五弟更愿
意玉若嫣以身涉险么?”

  南宫星揉揉眉心,只觉这兄弟三个每一句都话里有话,可又完全摸不清其中
头绪,心中烦躁无比。

  “南宫少侠,我们兄弟之间意见不一是常有的事。”武平看向他,柔声道,
“你不必挂心这些,只要确认,你找的帮手可用,那么,我明日便让罗傲安排,
事不宜迟,咱们还是应该趁早找出文曲才好。”

  南宫星原本并不想让霍瑶瑶承担这么大的压力。

  可事已至此,他骑虎难下,一旦后撤,罗傲必定不会再给他介入此案的机会。

  “好,我明日便带着帮手,全力清查疑犯。”

  “如此甚好。”武平微笑道,“那,南宫少侠,时候不早,你就先去和帮手
准备,好好休息一晚吧。我们兄弟与门主,还有些话要说。玉若嫣,劳驾你送送
南宫少侠。”

  “是。”玉若嫣略一颔首,快步走向门外。

  武烈还想抗议,但一眼看向武瑾,不知发现了什么,略一皱眉,没再作声。

  南宫星跟着玉若嫣离开,心里虽又不甘,可转念一想,王府兄弟之间暗流涌
动,四公子有轻罗这样的怪物在旁都不敢轻举妄动,足见水深。他还是切忌贪心,
专心将文曲这个关键找出为妙。

  路上他有意向玉若嫣攀谈几句,可她兴致缺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比起
当初上山在地牢中见到的时候还要萎靡不振。

  南宫星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道:“玉捕头,我下山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为何会像是失了魂一样?难道……你又中了什么心劫?”

  玉若嫣摇了摇头,直到快将南宫星送回住处,才轻声道:“我不清楚。南宫,
我与她擦肩而过后,心里就一直不舒服。我很累,你……容我歇歇吧。”

  南宫星一凛,扭身道:“你是说素锦么?”

  玉若嫣没有回答,她步履匆匆,转眼,修长的背影就消失在了唐门曲折崎岖
的夜路尽头。

  南宫星长叹口气,回到客居厢房。理所当然,他推门进了唐昕特地没回家也
要过来陪他的那间卧室。

  不料,霍瑶瑶也在里面。

  他正要以为唐昕今晚疲倦准备让霍瑶瑶出来递补协力,就听外面传来唐醉晚
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

  “南宫公子,是你回来了么?”

  “是我,怎么了?”

  “你说要跟伯父喝酒,我特地将他请来了。”

  南宫星开门,缝隙间,露出了唐醉晚黑漆漆的双眸。

  她的眼睛,好亮。
發表於 2019-5-11 21:44:58 | 顯示全部樓層
偶一上来就有惊喜,先抢个沙发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1 21:45:44 | 顯示全部樓層
这章结尾有点看不懂,果然身在富贵人家的兄弟真的是难做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没有利益冲突的话倒还好……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1 21:50:12 | 顯示全部樓層
好顶赞!作者辛苦!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1 22:13: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葬爱 於 2019-5-12 02:25 編輯

雪大两天分别更一代大侠和窃玉辛苦了233
看完再编辑吐槽

看完了,这个轻罗也太厉害了吧…万凰宫之类的门派的人?

王子们疯狂打哑谜,有空再细想吧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等你了~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1 22:19: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先留言再看内容 支持一下楼主先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1 22:31: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拿轻罗和唐月依做比较 突出轻罗深不可测是可以 可是胜率不足两成不会显得唐月依的武功有点忽高忽低么~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南宫妈水平并不是什么绝顶等级…….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1 22:52: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唐醉晚了眼睛好亮,好大的坑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晚上醉了的姑娘最可爱~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1 22:54: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最后过来喝酒的伯父,是指唐圆球吗?会不会有唐月依的消息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下回分晓~

查看全部評分

 樓主| 發表於 2019-5-11 23:00:06 | 顯示全部樓層
hay812 發表於 2019-5-11 22:31
拿轻罗和唐月依做比较 突出轻罗深不可测是可以 可是胜率不足两成不会显得唐月依的武功有点忽高忽低么~ ...

轻罗和风绝尘是一个档次的。唐月依二成胜算都是儿子视角高看他。

唐月依巅峰时期被南宫爹戏耍到需要搏命结果一起跌落山崖,直接被玩到儿子在肚子里才让走人。

如今养儿子这么多年,她都不是唐远秋对手,轻罗认真正面决斗的话吊打她几百遍也不会输一次……

偷袭之类是另一回事,沈七武功差风绝尘两档不照样大杀四方XD
發表於 2019-5-11 23:18:0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倒是好奇唐元秋和青罗的武功谁强一些,目前我心里的武力排行大概是
谢家兄妹和风绝尘青罗一档
南宫熙和冷四唐远秋一档
剩下的基本相差不远,南宫,南宫娘,唐元明,武烈,雍素锦这些不相伯仲
發表於 2019-5-11 23:27:17 | 顯示全部樓層
雪落蓝关 發表於 2019-5-11 23:18
我倒是好奇唐元秋和青罗的武功谁强一些,目前我心里的武力排行大概是
谢家兄妹和风绝尘青罗一档
南宫熙和冷 ...

按雪大说的轻罗和风绝尘一档的话,从门派实力考虑,唐远秋跟她们应该要差一档吧……
毕竟风是正派扛把子,轻罗很可能是天道或狼魂的直系传人,而唐只是偏安一隅门派掌门。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6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6 风只是如意楼扛把子……轻罗身份不能剧透的.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2 00:15:07 | 顯示全部樓層
雪落蓝关 發表於 2019-5-11 23:18
我倒是好奇唐元秋和青罗的武功谁强一些,目前我心里的武力排行大概是
谢家兄妹和风绝尘青罗一档
南宫熙和冷 ...

雍素锦武烈比南宫星低上一个档次,雍素锦偷袭都杀不了南宫星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是,不然也不会服气被OOXX的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2 00:18:23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实细想想唐远秋也不是没有疑点,说不定和唐醉晚就是一伙的,借西南之乱瓦解唐门或者谋图天下,不然真的能心如止水隐居这么多年吗,要知道刚开始隐居他还风华正茂,武功顶尖,权势也唾手可得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6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6 人人皆有疑点就是我的目的XD

查看全部評分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00:19:46 | 顯示全部樓層
雪落蓝关 發表於 2019-5-11 23:18
我倒是好奇唐元秋和青罗的武功谁强一些,目前我心里的武力排行大概是
谢家兄妹和风绝尘青罗一档
南宫熙和冷 ...

没出场过的不论。

包括如影在内已出场过(有一定戏份而不是只提到名字)的人物里,风绝尘那一档差不多只有谢家哥哥和轻罗。完全体的薛怜可以跻身这一档。

冷四和完全体的南宫星比上面那些差半档,但冷四有“第二形态”,在那个状态下可以升半档。谢烟雨其实在这一档。完全体燕逐雪也在这里。

南宫熙这一档没有唐远秋,唐门的武功路数很难产出特别逆天的高手,未来的唐炫才能进。

南宫娘没那么弱……捶爆雍素锦和武烈他们还是没问题的。

但这种所谓的档次仅限于光明正大正面决斗并且不逃,所有些武功路子先天吃亏。

比如要是非得选个仇家,很多人都是宁肯选风绝尘也不会去选冷四沈七的……

分档什么的,在我这边的江湖并无实际意义。

知道你是大高手,谁还活得不耐烦去单挑啊……
發表於 2019-5-12 00:20:41 | 顯示全部樓層
再想想说不定唐月依发现了唐远秋,被制住。然后唐远秋来找药。要不然根本说不通,下人不是脸上挨一刀就是死了,文曲总不可能作践自己吧,如果是的话那就没法查了,一直当下人谁也查不出来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00:24:02 | 顯示全部樓層
乾坤一棍 發表於 2019-5-12 00:20
再想想说不定唐月依发现了唐远秋,被制住。然后唐远秋来找药。要不然根本说不通,下人不是脸上挨一刀就是死 ...

其实文曲的易容手段我是从当年一部很热门的漫画中的某个小配角得到的灵感。

所以南宫星按目前的法子是查不出来的。

等待真相吧~
發表於 2019-5-12 00:26:52 | 顯示全部樓層
snow_xefd 發表於 2019-5-12 00:19
没出场过的不论。

包括如影在内已出场过(有一定戏份而不是只提到名字)的人物里,风绝尘那一档差不多只 ...

韩玉梁必然是风绝尘一档了,袁忠义怕也会到那个地步
不过那个寒梅仙子到底和韩玉梁差多少,该到那个档,雍素锦吗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5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5 袁忠义未来是吊打风绝尘那一档的…….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2 00:29:23 | 顯示全部樓層
snow_xefd 發表於 2019-5-12 00:24
其实文曲的易容手段我是从当年一部很热门的漫画中的某个小配角得到的灵感。

所以南宫星按目前的法子是查 ...

不过总不能任人给自己来一刀吧,那就算藏得住也亏死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更多就不能透了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9-5-12 00:36: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估计文曲的易容手段并不是靠外在的道具辅助易容,而是像甲贺忍法帖里的那个易容小哥一样直接改变面部骨骼构造来进行易容,所以靠着割脸这招是逼不出文曲的。直觉里觉得姓罗的有问题,但说不出问题在哪.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6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6 不急~慢慢都会露出尾巴的~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19-5-22 23:3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