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罗森新作《碎星物语》上架!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8146|回復: 167

床道授业13-14

   關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9 22:32: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十三)

    在电话里,我伪装成附近一栋居民楼的住户,很紧张的对门卫老头说,我看到你们那栋楼楼顶有砖头跌落下来,把三层的一块窗玻璃打破了。

    由于我之前从未跟老头说过话,他没有听过我的声音,对我说的话倒是没有怀疑,一听就紧张了起来。

    我故意吓唬他,说那个被砸烂的窗户摇摇欲坠,看上去非常危险,请他最好立刻通知该单位的租用者,看看是否有必要采取某些应急措施。

    这话虽然夸大了少许,但也不完全是胡扯。破损的窗玻璃被狂风一吹,很快又碎裂了一大块,倾盆大雨立刻从裂口中浇洒了进去。

    挂断电话后,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自拍神器,安装到伸缩杆上,下车走到街边的一个巴士车站处站定。

    车站上方有顶盖,虽然面对如此剧烈的风雨无济于事,但起码能稍微遮挡一下,不至于令镜头很快就被打湿。

    我遥遥对着窗玻璃拍了一段十多秒的视频,效果不是很理想,画面有点儿模糊,可是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拍完我又回到车里,登陆F市最大的本地社区论坛,用几个月前就注册的马甲帐号上传了这段视频。

    版面上已经有二十几个这类视频,都是建筑物或车辆被台风破坏的场景,我这个只属于小儿科,不太引人注目。

    不过没关系,只要有钱就好办事。我使用论坛的推广功能,支付了一百元,把这段视频推送给一万个潜在粉丝,半小时内就能完成。

    这么做的目的是有备无患,假如门卫老头没有打电话给班花,它就会派上用场了。

    我会将视频链接发送给班花,撒谎说我无意中看到这个热门视频,觉得它很像是我们上课的地方,请她确认一下是不是。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不惜被狂风吹暴雨淋,从内到外都湿透了,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尼玛,我真是有病……泡个妞而已,有必要受这么大罪吗……

    我一边鄙视自己,一边在车里脱光衣服,用带来的毛巾擦干身体,换上另外一整套干净的衣裤。

    刚做完这一切,手机铃声响起,是班花打来的。

    哈哈哈,看来门卫老头通知她了……呜呜呜,我这罪算是白受了……

    我怀着又想笑又想哭的复杂心态,摁下了接听键。

    “喂,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开车来接我一下?”

    班花显然已经心急火燎了,没有任何客套,开门见山就提出了要求。

    我假装吃惊的问她出了什么事?她焦急的说接到门卫电话,课室的一块窗玻璃被台风吹落的砖头砸烂了,她担心有更多玻璃也会遭殃,想立刻赶去处理。

    其实她担心的不是玻璃,而是墙角那些心爱的插花作品。如果放任不管直接暴露在风雨中一整夜,很可能会被摧残的不成样子。

    “……这么恶劣的天气,我知道外出很危险……可我叫不到的士,也找不到其他人帮忙……”

    班花的语气很是内疚,同时还带着一丝紧张,生怕我拒绝她。

    “把你家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去接你!”

    我干净利落的打断她,挂掉了手机。

    一分钟后,微信收到了两条信息。

    一条是班花家的地址。另一条是十个字。

    ——别开太快,我不想你出事。

    尽管没有表情符号,但字里行间分明有极其复杂、矛盾的表情。

    她一方面恨不得插翅飞到课室去拯救作品,另一方面却又希望我小心驾驶注意安全。

    两种情绪都是真实的,正在她心里激烈纠结。

    我吻了吻手机上的头像,踩下油门,驱车驶向班花家。

    她已经在楼下等我了,身上披的雨衣被狂风吹得紧贴娇躯,勾勒出窈窕动人的曲线。

    我把车开到班花身边摇下车窗,她拉开副驾驶位的车门,坐了进来。

    轿车调了个头,重新向来路驶去。黄豆般大的雨点敲打着车窗,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本来不想麻烦你的……”

    班花红着脸,再次向我表示歉意。

    “不麻烦。我正好也想上街逛逛。”

    我一本正经的说:“在暴风骤雨中开车,挑战大自然的威力,对我来说是难得的新奇体验。”

    “少贫嘴了。”

    班花瞪了我一眼,郑重其事的说:“大自然是不可以挑战的,应该敬畏才对。”

    “嗯嗯,记住了。以后我会像敬畏你一样,发自内心的敬畏大自然。”

    我用左手掌控方向盘,侧转身面向班花,右手敬了个滑稽的军礼。

    班花忍着笑,板起脸说:“你什么时候敬畏过我了?从小到大都是在欺负我!”

    “冤枉啊,我哪有本事欺负你?”

    我用夸张的语调说:“我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被你杀的丢盔弃甲一泄千里,千千万万的精壮子孙都壮烈牺牲了……”

    “闭嘴!”

    班花的脸红到了耳根,伸手狠狠打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假意呼痛,心里却乐开了花。她这一动手,不管她的本意是什么,造成的实质效果都等同于打情骂俏。

    班花大概也惊觉此举不妥,当即住手不再理睬我了,掏出手机胡乱的划动屏幕,以此掩饰她的尴尬。

    我微微一笑,正想另找话题打破尴尬,她却忽然双眉微蹙,将手机凑到了耳边。

    原来是她老公发送了语音信息给她,叫她不要再呆在楼下苦挨风雨了,这种天气绝对不会有的士出来载客的,赶紧上楼回家。由于音量开的比较大,这两句话我听的一清二楚。

    班花面露无声的冷笑,用语音回答:“我已经坐上车了,你继续玩你的游戏吧。”

    几秒钟后,她的手机又收到一条语音信息。这次她没有再收听,切换到朋友圈界面看起了各种鸡汤文。

    我瞥眼见到这个情形,心中更是喜不自胜。

    她老公显然过于自信了,以为能稳稳吃定老婆寸步难行,殊不知就是这种态度令她的自尊心受不了,就算赌一口气也都非找到车不可。

    风雨越来越猛烈了,轿车的车身微微晃动了起来。

    沿路上多了好几棵倒下的树木、横七竖八的各种杂物,我不敢再分神跟班花说话,全神贯注的驾驶车子,逐一避过障碍物,艰难的向前行驶。

    十五分钟后,车子到达了门卫室。老头打开门,让我把车开了进去。

    那扇窗玻璃已经全部碎裂了,暴雨被狂风吹的横扫而来,就像花洒般将水箭不断喷射进去。

    我们披着雨衣下车,用最快速度来到三楼的课室。

    班花用钥匙打开门,只见墙边那些盆景大致保持完整,但都被雨水打湿了,许多花朵在风中剧烈摇摆,随时都有可能吹落下来。

    她十分心疼,奔过去搬起一个盆景,挪到了课室里面较干燥的地方。

    我也赶紧帮忙,将其他盆景逐一挪走,然后装模作样的去找木板,说要把窗户挡住。

    结果当然是找不到,风雨继续山呼海啸般刮进来,吹的我们的脸颊隐隐作痛。

    我对班花说,可能有更多的窗玻璃会被砸烂,这些作品放在课室里还是不安全,最好搬回家去保管。

    班花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但她家没有那么多空间,而且一定会遭到她老公的反对。

    她期期艾艾的问我:“能不能……暂时先搬到你家?”

    我假装皱起眉头,露出为难之色,在她用恳求的眼光望着我时,我才毅然决然的点了点头。

    “这些都是你的心肝宝贝,我责无旁贷!我公司有几间员工宿舍还空着,就搬到那里吧。”

    “太好了。”

    班花刚露出喜色,我却又话锋一转。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她警惕的问。

    “所有的盆景,必须由我来搬。你只能旁观,不许动手帮忙。”

    “啊,你一个人搬太辛苦了……”

    “不辛苦!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没的商量!”

    我深情的凝视她:“你的任务就是尽快坐进车里,别被雨淋到,别让我担心。”

    “你把我当成弱不禁风的林黛玉啦!”

    她撅起嘴抗议,表情就像小女孩般可爱。

    呵呵,抗议无效。

    我温柔而又强硬的拒绝了,体验了一把霸道总裁的感觉。

    不过接下来的四十分钟,老天也让我充分品尝到自讨苦吃的后果。

    班花恨不得把所有盆景都带走,好在她自己也知道不现实,所以总共只挑选了五个最珍爱的作品,我来回跑了五趟搬下楼,放进车子的行李厢。

    由于每个盆景的份量都不轻,我必须用双手捧在胸前,这样就没法披上雨衣了。等我全部搬完了坐进驾驶位,新换的衣服基本又被淋湿了。

    然后开车来到员工宿舍,也是来回跑了五趟运进门。吃力倒不算特别吃力,但被暴雨淋的够呛,整个人变成了落汤鸡,就跟刚从游泳池里捞出来似的狼狈。

    班花看的不忍,好几次提出要帮忙,都被我坚决制止了。

    这个宿舍距离我公司很近,是给其他省市员工来本市出差时居住的,长年处于空置状态。

    它的条件虽然不如酒店那么好,但打扫的很干净很整洁。我还精心布置了一番,从桌椅到床铺,从窗帘到床单都是班花喜欢的类型。

    五个盆景搬进来放在地板上,造型难免被弄乱了些。我蹲在班花身边和她一起整理,突然鼻子发痒打了个喷嚏。

    “你别管这些了!”班花嗔怪的推了我一把,“快去洗澡换衣服,别感冒了。”

    我耸耸肩,站起身先脱光衣裤,再走进浴室。

    虽然我脱的时候背对着她,她也不是正面对着我,但我敢肯定,这一切她都瞧在了眼里。

    如果她对此反感,趁我洗澡时离去,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我决定要赌一赌,赌她会怀着矛盾的心情留下来……

    (十四)

    我赌赢了。班花果然留了下来。

    当我腰缠浴巾走出浴室时,她仍半蹲在原地修整盆景。

    明明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她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仿佛在专心致志的忙活。

    但我看的出来,该修整的地方早就修完了,她不过是在那里装模作样而已。

    呵呵,既然你喜欢装,我就陪你一起装吧。

    “这根客枝的位置好像不大对吧?是不是有点歪了?”

    我站到班花身后,弯下腰,伸长右臂越过她的肩膀,用食指拨弄着客枝的中间部位。

    第一次和她在课室单独相处时,我们也曾这样近在咫尺。当时我也是这样的姿势,以请教花道问题为借口,试探性的进行亲密接触。

    现在我故技重施,借助说话的机会,将热气轻轻喷向班花的耳珠。

    “本来就是歪的啊。太正了就不自然了,歪一点才好看。”

    班花竭力若无其事的回答我,但那迅速泛红的脸颊,出卖了她的真实反应。

    “哈哈,原来你喜欢歪的呀。”

    我胸有成竹了,笑嘻嘻的进一步撩她:“其实我也喜欢呢。越歪越好,爽歪歪。”

    “流氓!离我远点。”

    班花呸了一声,用胳膊肘撞开我的手臂。

    肢体的触碰令我更加兴奋,嘴里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挑逗她。

    “你瞧这朵花,本来有点蔫,被雨露一滋润,比以前更鲜艳了。”

    “……没看出来。”

    “哇,这个‘中间枝’的造型好好哦。”

    “是吗?好在哪里?”

    “被你的手一摆弄,都翘起来了,看上去好精神。”

    “……”

    “可惜细了点,不如用旁边那一根吧。够粗够长,可以把这边的缺口填的满满的。花心也会非常舒服……”

    “滚!”

    班花终于矜持不下去了,俏脸含嗔的想要站起身,但她可能蹲的太久了导致腿脚酸麻,双膝一软失去了平衡。

    我连忙展臂去扶她,而她则惊呼着伸手乱抓,刚好一把抓住了我腰间的浴巾,把它扯了下来。

    于是我变成了赤条条的状态,顺势挺起我的“中间枝”,顶住了班花的屁股。

    今天她穿的是一条长裤,将双腿和臀部包裹的严严实实,起到了很好的防御作用。

    但由于是夏天,这条裤子的布料比较薄,因此即便隔着这层阻碍,我依然能感受到臀肉的饱满和弹性。

    “流氓!你想怎么样?”班花怒斥。

    “你明明知道的,何必明知故问呢……哎呦!”

    我的脚掌蓦地被重重踩了一脚,痛的我直咧嘴,原本已经兴奋勃起的肉棒顿时软掉了。

    尼玛……每次都要制造障碍,就不能让我痛痛快快干你一次吗?

    我闷哼一声,俯身抄住班花的膝弯,将她拦腰抱起,大步奔向床铺。

    她狠狠瞪着我,摆出一副不屈的架势,但也没有反抗,任凭我将她的衣裤鞋袜剥了个精光。

    我把她压在身下,热烈的吻她。

    她咬紧牙关,拒绝跟我舌吻。

    我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于是改变策略,从脸颊吻起,逐步移到脖颈、胸部和小腹。

    在我的唇舌舔吸下,她的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两粒乳头悄然绽放。

    我调转身子,握住她纤巧的左足,陶醉般狂亲每一根脚趾,然后从晶莹的小腿一路向上吻到光洁的大腿,缓缓逼近了桃源洞口。

    班花拼命咬着嘴唇,不肯发出呻吟声,同时用双掌遮住了关键部位,企图阻止我为她口交。

    这当然是徒劳的,我没费什么功夫就粉碎了抵抗,俯身在她两条美腿之间,恣意欣赏眼前的美景。

    前两次做爱一次黑灯瞎火,一次比较仓促,没能仔细观察,今天可要看个清楚了。

她的阴唇是红褐色的,闭合的很紧密,阴蒂非常细嫩,穴口微微有些潮湿。

    接下来的五分钟,我施展全部技巧,先舔弄那两片阴唇,再集中刺激敏感的阴蒂。

    两只手也没闲着,握住坚挺的双乳爱抚揉捏,中指不间断的挑逗乳尖。

    班花很快溃不成军,俏脸发烫犹如火烧,双腿下意识的夹住了我的脑袋,白花花的臀肉轻微的颤抖着,蜜穴里沁出汩汩溪流。

    我尝到了一股略带酸甜的味道,有少许骚腥的气息,不算很浓,刚好达到最能挑起男人欲望的程度。

    “好好吃哦……依依宝贝……你的淫水……好好吃……”

    我一边贪婪的品尝,一边发出夸张的赞叹声。

    “流氓!嗯嗯……你这个……臭流氓……”

    班花喘息着反复呢喃,起初只是偶尔夹杂呻吟,后来变成了呢喃声和呻吟声各占一半,有节奏的互相轮替。

    我越舔越兴致勃勃,手掌情不自禁托起她的屁股,舌头沿着股沟滑向另一个洞口。

    “啊……不可以!”

    班花触电般弹了起来,惊叫着扭动娇躯躲闪。

    “你变态呀!怎么可以亲那里?”

    “为什么不可以?”

    “那里……好脏……”

    “一点都不脏呀,非常干净。”

    我强行抓住班花的臀部,埋首其间忘我的磨蹭,大力吸嗅着那股淫靡的气味。

    “我爱你,依依……爱你的一切……你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对我来说都是圣洁的……”

    班花面红耳赤,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双眸流露出无比挣扎的表情。

    我用低沉的嗓音不断重复这几句话,每重复一遍,她的颤抖就更剧烈了一些。

    约莫过了两分钟,当我再次尝试去舔班花的臀沟时,她不知从哪冒出了一股力气,猛然揪住了我的头发,揪的很用力。

    我痛的直咧嘴,不得不从她胯下仰起头,正想采取应变措施,她却蓦地坐起身抱住了我,主动狂吻我的面颊。

    仿佛被启动了某个闸门,这一刻的班花跟刚才判若两人,搂着我亲了又亲,然后献上灼热的香吻,舌头主动探进了我的嘴里。

    与此同时,她还一把握住我的昂扬之物,激情十足的主动套弄了起来。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既令人意外,又在情理之中。

    一方面是因为娓娓动听的情话,对女人永远都是最有效的情欲催化剂。

    另一方面则因为她生怕被我舔到菊穴,所以要用如此热烈的反应,来转移我的注意力。

    这一招的确有效,她的主动进攻带来前所未有的新鲜感,令我兴奋的无以复加。

    我们坐在床上互相搂住对方,一边疯狂的唇舌交缠,一边饥渴的爱抚彼此的肉体。

    不到半分钟,欲望就如同滚水般沸腾了。

    我们不约而同的双双倒下,一开始是我压在上面。

    没多久,她一骨碌翻了上来,变成了我在下面。

    她的脸颊埋在我的脖颈处,整个人死死的压着我。比我之前压她更加用力,简直是恨不得嵌入我的身体。

    饱满柔软的双乳顶着我的胸膛,被挤压成了扁平状。两粒乳头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然硬硬的突起。

    我的肉棒也早已一柱擎天,急不可耐的挺起腰部,凑近了湿热的阴部。

    可能是位置有些不对,连着顶了三四下,都不得其门而入。

    我急得一头汗,而她似乎比我更急,右手抓住了肉棒,向自己的肉缝塞去。

    是真正的“塞”,完全没有技巧可言。

    这种生涩反倒更加诱人,令我产生了更强烈的亢奋,顺着她的引导逐步向前开拓道路。

    “啊——”

    班花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叫,屁股猛然朝后迎合,一下子就把肉棒尽根吞噬了。

    这次竟是出奇的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原来,这才是我们的最佳结合角度呀。

    我舒爽的灵魂都要出壳了,湿热而又紧窄的阴道,带给我无与伦比的快感。

    触感仿佛骤然敏锐了十倍,阴道内壁那一圈又一圈的肉环,那一层层的皱褶,都能无比清晰的感受到。

    不再需要任何提示,班花主动前后摇摆屁股,将肉棒一次次送入体内。

    是前后摇摆,并不是上下。因为她始终趴在我身上,除了性器官紧密结合,彼此的身躯也几乎全部互相贴紧对方。

    我很想让她变成真正的“女上位”,双腿跨坐在我腰间,整个躯体坐直。这样我才能伸手揉捏她耸挺的双乳,欣赏她不断抬起屁股又坐下去的韵律。

    然而她死死压着我,说什么都不肯改变姿势。每当我试图把她推起来,她就半撒娇半抗议的发出呜咽声,屁股骤然加快了套弄肉棒的速度,令我无暇兼顾其他。

    看来这就是她最想要的状态,她不希望被任何一点哪怕是微小的干扰,打乱渐入佳境的节奏。

    这说明这次做爱和前两次有本质区别,前两次她更多的是在满足我,没有完全放开她自己。而这一次,她自己渴望得到满足。

    既然如此,我更应该好好满足她。

    于是我放弃了其他念头,一门心思的配合她。只要她的屁股仍在高速运动,我就舒舒服服的躺着,任她享受自由操纵的快乐。

    当她的体力有所不支,速度开始慢下来时,我就挺动肉棒大力抽送,尽力维持住原有的节奏不变,让她继续沉浸在生理愉悦之中。

    就这样,我们俩犹如展开了一场接力赛,你累了就由我接管,我累了再交回给你。

    两个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一轮又一轮的接了下去,尽情体验运动的乐趣。

    窗外狂风暴雨,室内翻云覆雨。激烈的程度互不相让。

    足足接力了二十多分钟,随着夜空中的电闪雷鸣,台风的威力达到了顶峰;而我们共同激发的快感也冲破了临界点,迎来了今晚的最高潮。

    滚滚雷声和呼啸风声中,班花无所顾忌的呻吟着,屁股摇摆的程度只能用疯狂来形容……而我也真正是爽翻了天,忘情叫唤着她的名字,将所有精华毫无保留的射给了她……

(未完,待续)

    to ty6191:是的。

    to panyongrui:看来你也是泡妞行家。

    to 富雲龍:应该会有的。

    to a22356415:我以前经常在台风天出门。

    to 飞云望月:一般的姑娘是不愁,功略美女还是有困难。

    to 星河千帆:我一直都很纯爱的。

    to DarkOfMoon:我相信,每个女人内心深处都是欲女。

    to 195386388:不是健康,但是其他方面。

    to whispero:暂无女儿。

    to goodhappy2000:那是真实的。

    to Spirit:你的分析非常正确。我就是觉得,那种打一炮就能让女方彻底臣服的桥段,纯属YY。

    to 17617:应该是年轻人的执着和中年人的不择手段吧。

    to a59523325:确实如此。

    to sammas77:没有跟进,真可惜。

    to 覆雨翻云:很对。看来咱们是同好中人。

    to mtf:多数男人都是这样的。

    to a151132b:是没有满足的执念。

    to 凡123:贵在坚持,加油试试。

    to lbjw007:写细节还行,长篇就吃不消了。

    to nau:坦白说,我多数也没见过。

    to zhangyuxs:被出版社叫停的,没有法子。
發表於 2019-5-19 22:41:53 | 顯示全部樓層
这套路,纯熟啊真是。
發表於 2019-5-19 22:49:59 | 顯示全部樓層
楼主辛苦啦
發表於 2019-5-19 22:5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泡妞何止是技术活,看来还必须是全面手,能文能武,胆大心细,还得研究一些心理学啊。
發表於 2019-5-19 22:57:03 | 顯示全部樓層
现实真的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吗
發表於 2019-5-19 23:07: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說一句这也太实在了吧
發表於 2019-5-19 23:07:42 | 顯示全部樓層
秦大剧情铺垫是真的漂亮,很喜欢这种风格,期待早日看到完整版作品。
發表於 2019-5-19 23:12:51 | 顯示全部樓層
另外请教下秦大,有没有泡妞失败的经验与心得
發表於 2019-5-19 23:22: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男主为了泡妞也不容易啊
發表於 2019-5-19 23:22:48 | 顯示全部樓層
这个真是套路太真实了,一步一步的瓦解防线
發表於 2019-5-19 23:44:05 | 顯示全部樓層
47分的我泪流满面
發表於 2019-5-19 23:49: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终于等到更新了  
發表於 2019-5-19 23:54: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必须的再说,潘驴邓小闲,缺一不可啊!
發表於 2019-5-20 00:07:0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1、感谢作者大人的无私奉献!秦大的文读来甚爽,既不故作高深,自作聪明;也不有意卖弄文笔,惹人生厌。平铺直叙的行文方式,娓娓道来,不蔓不枝。加以秦大有力的情节塑造、剧情把控,真让人手不释卷,怪不得前人说“朴实有力的文字最能打动人心”,诚不欺我。                                 
               2、好啦,舔了这么久,谈谈本人对本章节具体的感受。终于开始对班花的第二次攻略,在前一章中,知道这次班花又要沦陷,但如何处理使之坠入是一个问题,利用台风影响及班花对花道作品的关心,将其引出来实有合理性,而男主现在在班花潜在心理中处于第二顺位信任人(也许是第一?),求助于男主很正常,那这里就产生一个问题,在上一章中,本人就想,在这种情形下,不先求助名义上的第一顺位信任人(丈夫)显然不合情理,幸好作者大人做了恰当的处理,解决本人无谓担忧的同时又深化了本文的现实感,这实在很好。中途与班花暧昧性对话拉近双方关系又淡化了其戒心,多个双关腔也很有趣味;此些种种行为确实让班花已经有了一个心理预期和现实期待,让下文发生关系显得水到渠成。好啦,通过文中班花对生理满足的主动看,她已经主动品尝这次喂给她的糖果了,至于她什么开始主动讨要糖果就让我们期待作者大人的下文。
發表於 2019-5-20 00:10: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 过程很曲折,也很真实
發表於 2019-5-20 00:14:26 | 顯示全部樓層
      秦大对套路、环境、人物对话、人物心理等各个方面的描写6到不行。真的是非常喜欢秦大这类的写作方式。以前就拜读过您的冰峰魔恋。很是抱歉当时是去书店租的盗版书,并不知道是您的大作。现在我想拜读您的其他作品。能不能让罗大放论坛上出售呢?
發表於 2019-5-20 00:42: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这每一步的布置写的太精彩了。不过女人反复起来也是不讲道理,期待接下来发展
發表於 2019-5-20 01:03: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7积分何年何月才能看啊。。。。
發表於 2019-5-20 01:20: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套路➕不要脸=成功
發表於 2019-5-20 01:22:04 | 顯示全部樓層
40+分也太惨了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19-9-21 13: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